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中秋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泪落难平,中秋月清。几多聚散,几多虚盈。如今日初升、风渐冷,难料明月夜,何人独倚斜阑,暗赋琴筝。

猜想中秋月夜:华灯初上,霓虹溢彩;高朋满座,亲友举杯;齐邀明月,共唱欢乐。空中月团圆,人间亦然。但是,无论月亮幻化得多么圆满,其色依旧隐隐清冷,暗暗幽黄。暖阁内,定是万家灯火聚着老人们的期盼、青年们的祝福、幼儿们的笑语;而夜色里,也必是凄风淡月伴着学子们的夜读、游子们的酸楚、孤岛上的愁绪。

月虽圆,其色寒,夜夜减清辉。可知清辉为谁?

月华冷冷,清辉掌灯。

中秋夜,少年做欢笑的梦,学子做大学的梦。任屋外亲朋好友长歌笑谈,我们都只[……]

Read more

心太累,爱太累,我只想静静的看着你,默默的祝福你.

我和你,一步之遥,我既无法上前一步,陪伴你左右;也无法退后一步,重新找回朋友的支点,只能静静地看着你,默默地祝福你。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找到更好的,既然选择了离开,便只顾寻觅前途绚丽的彩虹;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黎明的地平线,留给你的只能是渐行渐远的背影。明明说着看开了,放下了,每次却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个给与温暖的人。每每又总是在微笑沉醉时看到了现实,想到了伤痛,然后,冷的感觉再也暖和不起来了。如此反复,心,终于累了,现实就是这样。

我曾经醉过,却又最终醒来,我正在行走,却找不到方向。

很多人,很多事,原本是熟悉的,以为明天可以再继续,于是转过身暂时放手,[……]

Read more

如何跨领域成为一位人工智能工程师?

一、人工智能的整体知识体系梳理

AI 领域目前有哪些知识体系构成是怎么样的呢?也就是说真正成为一名深度学习工程师,我们在现有的工程师基础上,要做哪些方面的准备呢?

目前的深度学习的研究领域主要有以下3类人群。

  • 学者。主要做深度学习的理论研究,研究如何设计一个“网络模型”,如何修改参数以及为什么这样修改效果会好。平时的工作主要是关注科研前沿和进行理论研究、模型实验等,对新技术、新理论很敏感。
  • 算法改进者。这些人为了把现有的网络模型能够适配自己的应用,达到更好的效果,会对模型做出一些改进,把一些新算法改进应用到现有模型中。这类人主要是做一些基础的应用服务,如基础的语音识别服[……]

Read more

我只是难过不能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陪你一起老》

当爱不能同情当爱不能哭
留在心里那一点点的恨还真苦
没有人能作主没有人服输
爱情的蛮横和残酷无处申诉
谁不贪图那多一点的在乎
想要爱又吃不了苦就别欺负
虽然结束也不要不甘不服
曾有过就要满足要真的祝福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再也没有机会看到你的笑
记住你的好却让痛苦更翻搅
回忆在心里绕啊绕我多么的想逃
我只是难过不能陪你一起老
每天都能够看到你的笑
少了个依靠伤心没人可以抱
眼泪擦都擦不掉你知道
希望你知道我是真心的祝福
只要你过得好快乐就好

于麦飞是我们公司的客户。那天我去他的公司拉广告,做为广告公司的一[……]

Read more

幽默是一种远离残酷生活,从而保护自己的方法.

 

我给人催眠,让他们穿过镜子,走出生活的这一面,进入生活的另一面。

 

这世上有两类艺术家,这一类并不见得比那一类好到哪里去。这一类艺术家反映的是迄今为止他的艺术史,而另一类反映了生活本身。

 

从更高一层意义上来说,谎言可能是真理的一种形式,一种最具有欺骗性的形式。

 

幽默是一种远离残酷生活,从而保护自己的方法;但到最后,大家已经非常疲倦了,而现实是那样残酷,于是幽默再也不起作用了。我们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假装,都是没有用的。

 

我们就像我们所假装的那样[……]

Read more

《北雁南飞》张恨水

碧云天,黄花地,西风紧。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这首诗出自元代杂剧家王实甫,其言情小说《西厢记》天下一绝,虽未曾拜读确熟知此书所描述张生与崔莺莺冲破层层困阻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故事,而近期又重新翻阅的《北雁南飞》一书与此类似,比之不及确很现实,即使拿到现在来看也的的确确还有父母强迫儿女婚姻的深思,实在如同本书故事结局凄凉如此,令人叹息.

先不谈故事情节,真的是很喜欢《北雁南飞》这样的章回体小说,每章每回叙事清楚又独立,且又承上启下,真的是文学形式的艺术高峰,再加上有关描写言情爱情小说的那种着迷,引人入胜,无穷回味,实在喜爱.我自己没什么爱情可言,也就养成了超喜爱看别人爱情故事的[……]

Read more

芥川龙之介:不是想死,是厌倦了活着.

 

你是否如我,熟知美味的苦痛,

还任人评说:哦!他与众不同!

——我将驾鹤西去。

多情心得了怪病:欲望中混杂着惊恐;

焦虑和热望,我无心抗争。

宿命的沙漏即将见底告罄,

越痛苦刺激,越回味无穷;

我心脱离渐识渐远的尘境。

我似儿童嗜戏如命,他人

痛恨障碍,我恨幕落曲终……

可最终真相依然冷酷无情:

我死了,无臭无声,遁入

可怕的曙色中——怎么!这就是剧终?

大幕拉起,我却依旧苦等。

 

一个好奇者的梦

                               [……]

Read more

追求享乐的人恰恰得不到幸福

在我看来,指导人生智慧首要的或基本的规则,似乎可以得自于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克伦理学》中作为插曲提出的一个观点,这个观点可以这样表述,即“贤哲所追求的不是享乐,而是源自痛苦的自由”。

这句话的真谛在于指出了快乐的否定特征——事实上,快乐是痛苦的否定,而痛苦是人生绝对的因素。尽管我在我的主要著作中已对这一命题做了详尽的论证,但在这里,我仍可提供一份更翔实的说明,这一说明取自日常的生活实例。假定,我们除了身体的某个部位有一伤口疼痛难忍外,其他均处于良好的健康状态,那么,这一痛处将会吸引我们的全部注意力,使我们失去那种安宁或幸福感,并破坏了我们的舒适愉快。同样,如果我们所做的事中唯有一[……]

Read more

2D 到 3D 的跨越,探索最佳 AR 交互设计之道

在 2012 年 Google IO 大会上,谢尔盖和一帮跳伞爱好者共同揭幕了一款划时代的产品 Google Glass。它时髦的外观和超前的理念让在场所有人都欢呼不已,而这也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到穿戴式 AR 设备。在这之后的 2013 年,我正式加入亮风台信息科技的设计团队,踏上了交互设计之路。最开始的时候,主要工作都是设计基于手机和 Pad 的 AR 产品(2D界面),跟一般的应用并没有太大区别。而后随着公司推出自己的 AR 眼镜产品,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摆在设计团队面前:基于 3D 空间重新设计相关的软件产品。

随着 AR 的发展和这些年的工作学习,我收获了不少 AR 产品相关的设[……]

Read more

《楚辞·九歌·少司命》屈原

原文:

秋兰兮麋芜,罗生兮堂下。绿叶兮素华,芳菲菲兮袭予。夫人自有兮美子,荪何以兮愁苦?

秋兰兮青青,绿叶兮紫茎。满堂兮美人,忽独与余兮目成。

入不言兮出不辞,
乘回风兮载云旗。
悲莫悲兮生别离,
乐莫乐兮新相知。

荷衣兮蕙带,儵而来兮忽而逝。夕宿兮帝郊,君谁须兮云之际?

与女沐兮咸池,晞女发兮阳之阿。望美人兮未来,临风怳兮浩歌。

孔盖兮翠旍,登九天兮抚彗星。竦长剑兮拥幼艾,荪独宜兮为民正。

 

题解:

少司命,星名。少司命是主宰儿童命运的女神。因为她是一位年轻美貌的女神,所以其中一些章节也描述了人神爱恋的情节。本篇乃祭少司[……]

Read more

黑猫:埃德加·爱伦·坡

我要讲述的故事十分荒唐,又十分家常。我并不指望读者相信它。否则我不是疯了么?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相信这就是我的亲身经历。我没疯,也的确不是在做梦。明天就是我的死期,我要赶在今天把这事说出来,以求灵魂安生。我想马上把这些家常琐事公之于众,只求简洁明了,而不打算妄加评论。这些事让我惊魂难定,备受折磨,最终遭到毁灭。可我不想多作解释。这些事对我来说惟有恐怖,可对很多人来说,却似乎是夸夸其谈罢了。或许后世的某些智者会认为,这都是些不足挂齿的平常事,而那些比我更冷静更有理性的有识之士,则会更加明察秋毫。在这些人心里,我满怀敬畏的叙述,也许只是一连串因果相生的普通事件。

我从小就性情温良。我软得[……]

Read more

同样是动物,为什么狗用来养,猪却用来吃?

虫是宠物,狗是害虫?文化与社会生物学之权衡

哈尔·贺札格

 

社会学教授阿诺·阿洛克发现动物学者使用的动物分类法,与社会大众依文化与心理学角度所进行的分类方式大不相同。尽管生物进化级数(phylogeneticscale)根基于单一有机体之演化历史,但是阿洛克认为人类在日常生活里应该以社会生物学级数(sociozoologicscale)看待动物,并依循动物在我们生活中所扮演的角色,清楚地为动物进行分类。因此,尽管狗与鬣狗(hyenas)在进化级数中同属食肉目动物,不过依照社会生物学的标准,他们根本是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里。

文化同样也影响了我们建构社会生物学[……]

Read more

《盛开的樱花林下》坂口安吾

众所周知,樱花是日本的国花,从每年的三月份开始直至年终都能在日本见到樱花开放的美景,毋庸置疑,樱花盛开时的艳丽芬芳,烂漫繁华,漫山遍野,也极为壮观,然而花期很短,只有三到五天,也就是在最辉煌最灿烂之时凋谢了,让人惊叹樱花美艳的同时也很惋惜美的瞬落.有关樱花的日本文学作品很多,但描写樱花残忍,恐怖的作品就屈指可数了,此短篇小说便是屈指之一.

以前曾有看过美丽绝伦的罂粟花下全是扭曲的尸骨,毒品的危害不言而喻,樱花树下埋葬着死尸,描绘日本人生死观出现樱花这独有的见解都来源此作品,让我们对樱花又有了多面的熟知了解.小说故事采用叙事体撰写,就讲述山贼与美丽而残忍的女子之间的故事:夺财害命的山贼抢了一个[……]

Read more

心里住了个人,准备在写下一句的时候忘了她。

如今她已名花有主,而我依旧待价而沽。
                                                                              ——木田

Helianthus annuus,旧爱前任新欢,她属于新欢。若要深究咬文嚼字的功底,甚至于都谈不上那两个字,只当是一厢情愿。可如果念于此情出师未捷的悲悯,姑且就放自己一马,不悲观得那么显眼。

我得承认她有米奇的影子。不过肩的头发,差不多的身高,干净明朗的笑容,每一样都能在某一瞬间让我恍惚,总让人沉浸在不可自拔的情绪中越陷越深,然而说起来其实我很迟才算真正认[……]

Read more

对丑恶的容忍,什么时候成了高情商?

作为弱势群体,生活在这个并不仁慈的世界里,一味容忍并不是有效的生存手段,而是懂得适时反抗。

1

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农村小姑娘,到民生银行北京一分行实习。

怎奈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个人品低劣得像渣滓一样的上司。

身为副总经理,利用手里的职权,以业绩分成作为条件,多次逼迫实习生小姑娘和自己到酒店开房。被姑娘明确拒绝以后,又以开除作为威胁。

姑娘多次找公司领导反映,领导都只想息事宁人,劝小姑娘不要在乎,忍一忍。

小姑娘最终无奈只好辞职,并将被骚扰的信息公布于众。

事件引起公众关注以后。大部分都对经理的禽兽行为极度愤慨。

却居然也还有部分人批评小姑娘情商太[……]

Read more

尼采:我们在谈论悲剧时,到底在谈什么.

悲剧的诞生

在希腊神话衰亡的过程中,悲剧曾是挽救民族形而上学信念的最后努力,这个努力终于失败,责任在苏格拉底所开启的科学主义世界观。随着神话的逐步衰亡,世界和人生在本质上的无意义性暴露在人们眼前了。对于这种无意义性,悲剧是勇于正视的,并为之寻求艺术的拯救。相反,科学却用一种浅薄的乐观主义回避这个根本难题,其手段一是用抽象逻辑冒充对世界和人生的本质的认识,二是用枝节问题的解决取代世界和人生的根本问题的解决,“把个人引诱到可以解决的任务这个最狭窄的范围内”。前者使人热衷于逻辑,后者使人局限于经验,共同的结果是逃避那个逻辑和经验都不能触及的形而上。

 

悲剧的本质

悲剧历来被[……]

Read more

《雪国》川端康成

《雪国》、《古都》、《千只鹤》,借此三部小说,日本小说家川端康成荣获1968年诺贝尔文学奖.花了有近小半月时间看完了《雪国》这本书,呃…怎么感觉好没趣,可能看之前期望太高了,如同看《源氏物语》一样,看之前朋友老师或是一些资料介绍都过于夸大如何如何好,以致我看了前二章就果断放弃了,看不懂这些北国文学,当真是所熟知事物越多,越显自己无知.

故事很简单,就是空虚寂寞了的岛村到雪国的温泉旅馆寻求精神慰藉,遇到了清纯的叶子及邂逅了可爱的驹子所发生的一些感情上微妙的变化,精神也眼看有所寄托,只是岛村这个人想太多,也很消沉手软弱,还总想些缥缈虚无的东西,以致于在他认为生存本身都成了徒劳,诚然,只会[……]

Read more

生活料理.

深圳这两天天气酷热,以致于超市鸡蛋大减价,正好近期做菜同买书一样上瘾,天天做各式样以鸡蛋为主的菜肴,西红柿炒蛋,韭菜炒蛋,苦瓜炒蛋,蛋炒面,蛋炒钣等等,希望自己不要吃得像鸡蛋一样圆.今天工作后回来如同往常一样也到超市购买了些鸡蛋,只是今晚上菜肴因为天气太过炎热的原因准备凉拌一些青瓜西红柿之类的菜,很是不巧不能换口味或者说很是凑巧又得炒蛋吃,小心翼翼了一路到家挂鸡蛋到墙壁上时莫名地挂空了,一袋子的鸡蛋掉落在厨台全碎了,呆了两秒钟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哎,青椒炒蛋吧,两根青椒配十多个蛋,真是丰盛,只不过晚上又吃这么多鸡蛋可不要有什么病状,天热生病挺难受的.

其实标题很误导,而且说料理也些太过于牵[……]

Read more

高考!是青春最后的兵荒马乱!

高考

有一天你从梦中醒来,抬眼四周,是高中那个教室。

你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窗外是青翠高大的银杏树。风声簌簌而过,你想起入秋时金黄的叶子落了满地,你拾起一片留在课本里,好像留住了整个青春。

你扭头看看同桌,他还是土里土气,稚气未脱的发型。轻轻把他推醒,看他懵逼的表情,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青春本该如此。

班里的那个学霸,课桌上摞着同身形等高的课本,在大多数人休息时还在学习。你突然意识到,他后来的成功不无道理。

下意识朝斜前方望,顺着目光一一寻找过去,班里那个曾经暗恋过的女孩还坐在那里。她似乎发现了你,回头对你笑。你微笑着不说话,她也知道你喜欢她。喜欢一个人,即便不说,也会[……]

Read more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

当城市为汽车而造

by  王军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

 

当城市为汽车而造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城市?我们必须作一个集体的决定来回答我们要怎样组织我们的生活。变通不是一个技术问题,它是一个政治问题。”

19世纪下半叶,人类发明的两样东西改变了城市,一是电梯,二是汽车。

电梯使城市向高空生长,汽车使城市在大地蔓延。

城市便有了两样东西,一是摩天楼,二是高速路。

摩天楼把街道立了起来,它腾出了空地,汽车便当然地侵入。

高速路让人类像寄生虫那样活在了车里。城市的步行空间被汽车统治。道路要足够宽,行人要足够少,一切以车速为尺度。

一个自然人失去[……]

Read more

第 2 页,共 16 页12345678910...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