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我们一无所有,但至少还有彼此.

  • A+

那时我们一无所有,但至少还有彼此.

▼▼▼▼▼

01

大二那年,我特别容易饿,不知是因为荷尔蒙分泌过多,还是肚里油水太少。

那时候,学校周边的黑暗料理味道很是不错。一到晚上,披头散发,穿着睡衣短裤的人就排起长队,期待着香喷喷的炒饭或者炒面。

一天半夜,我饿醒过来,肚子拧着劲儿难受,躺着念了几遍“阿弥陀佛”也没有任何减缓的态势。于是我颤抖着穿衣起来,循着烟味向小吃摊走去。

由于已是午夜时分,街上人非常稀少。我流着口水说,老板,来份炒面,多加个蛋。

老板动作麻利,三下五除二便搞出了锅。我拿着餐盒,屁颠屁颠跑进校园,坐在长凳刚要下嘴,就感觉一个阴影在我面前闪过,带着股寒风。我打了个冷战,抬头看见一面色苍白的姑娘盯着我的饭盒。

妈呀,贞子。我不禁骇然道。

那姑娘似乎没听到,也没有要走的意思。片刻迟疑后,她竟然一屁股坐到我身边,静默不语,仍盯着我的炒面看。

难道遇到讨饭的了?我一边嘀咕一边递上饭盒问道,你想吃?

她二话没说,夺过炒面,抄起筷子,没到两分钟就吃了个精光。可怜了我那美味的炒面和咕咕叫的肚子。

姑娘吃完等了半天,打了个嗝,似乎才有力气。她说,不好意思,实在太饿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吧,我叫周丹。

说完她竟然伸出手来。我象征性的握了一下,那份细腻和柔软让我禁不住心神荡漾,就连难熬的胃痛似乎都好多了。

 

02

就这样,我认识了周丹,也认识了一个麻烦。

第二天,周丹早早找到我,说要请我吃饭。但到了小吃店,却怎么也拿不出钱来。看她窘迫的样子,我说,我来吧。

她脸上满是感激之情。

吃饭时,她告诉我,昨天她家教回来,钱包在公交上被偷了。钱、银行卡、身份证都在钱包里。身份证补办需要时间,所以她没钱。

我差点气的笑出声来,好啊,没钱,没钱请我吃什么饭。

她似乎发现了我的不快,连忙低头说,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看她那副模样,我动了怜香惜玉之心,赶紧宽慰说,别着急,这不有我呢吗,我帮你。

她说,真的?

我说,那当然。

她说,那你能借我两百块钱吗,我银行卡补下来就还你。

我拿出钱包,把我包里仅有的两百块抽出来递给她,豪气的说,拿去用吧,不用还了。也许是被我的气势感动了,我竟然看她眼中满含泪水。她说,谢谢。

 

03

没等周丹还钱,她就成了我的女朋友,用她的话说是滴水之恩必以身相许。我不喜欢这个说法,好像我乘人之危似的,实际上,是她追的我。

她说想找个踏实稳重的男朋友,然后大夸特夸我多么踏实,多么稳重。如果连这点言外之意我再不懂,真的可以卷铺盖回家了。

我们手牵着手,走在大街上,仿佛整个世界都消失了。她说,原来恋爱的感觉这么好。

我说,是啊,很美。

她说,我们庆祝一下吧,我请客。

我点头。然后我俩把身上每个角落都搜了个遍,只找出五十多块钱。她皱着眉说,好像不够啊。我说,怎么不够,咱又不吃山珍海味。

我俩吃了一顿肯德基,每人要了两个鸡腿堡。出了店门,周丹摸着肚子说,吃饱的感觉真好啊。

我说,有我在,以后天天让你吃饱。

 

04

那时,我们一有闲暇就跑到黄浦江边,看对岸的高楼大厦。周丹喜欢感叹,我喜欢感慨。她常常说,上海太繁华,不是我们该来的地方。

我说,每一栋繁华的大厦都离不开地基里那小小的石子,我们就是石子,我们不可或缺。

她指着东方明珠说,从小便知道那里,但这么久了却还没去过。

我说,我也没去过。

周丹学习不错,经常能获奖学金,我则一般水平。每次拿到钱,她都取出几百,给我买鞋买衣服,我不要,她便记下我的尺码偷偷买。所以不网购的我经常莫名其妙地接到快递的电话。

周丹给我买东西时很挑剔,给自己却很粗线条,她说男人要穿的好一点,这样出门才不会被人看低。我说没人看低我,因为我本来就在地平线上,倒是你,也该打扮一下了。

她说,我不打扮你就不喜欢我了?

我摇头。

她说,那不就完了。

记得那年冬天,上海格外冷,我用打工赚的钱给周丹买了一条一百多的大围巾。她当时拿在手上,翻来覆去地看,逢人就说是我买的,神情里掩饰不住的骄傲。

那个冬天,那条围巾始终在她身边,也在我们身边。

周丹趴在我的肩膀上,轻飘飘地说,谢谢,谢谢你带给我美好的一切。

我吻着她的额头,感觉心一跳一跳的疼。

 

05

临近毕业,我们开始操心工作。我和周丹产生了分歧,她不想留在上海,而我想留。最后,我们达成一致,哪个公司给的薪水高就去哪里。就这样,我们两个去了不同的城市,都没留在上海。

离别前的那段日子,我俩天天腻在一起,每分每秒都不愿分开。周丹说,过两年我们赚了钱,就能凑到一起了。我坚定的点着头,相信我们的未来会是美好的。

一个周末,周丹很早就来找我。那天,她化了妆,黑黑的眼线,红红的嘴唇,白皙的脸庞,笑起来,好一副妖娆的姿态。我看呆了,我第一次发现周丹原来是这么美的姑娘。

她笑着说,你不是想看我化妆吗?怎么着也得让你见识见识。

那天,我牵着她的手一路走到东方明珠。我们登上去,在透明的玻璃地面上,周丹拉着我的手闭着眼说,要是永远这样下去该有多好。

是啊,该有多好。

分别的前夜,我拉着周丹的手来到炒面摊位前,又要了一盒加蛋的面,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有两双筷子。我们坐在当初相识的长椅上,你喂我一口,我喂你一口,和着眼泪,那滋味别提多特别。

分开后的前半年,我们每天一通电话,互诉衷肠。之后便是几天一次,一周一次。开始,过年过节纪念日,我们都会互送礼物,互相祝福。后来渐渐也便没有了。

我去找过她几次,她很忙,工作努力认真,薪水很高,听说年纪轻轻便要做经理了。头两次,她还能抽出时间陪我,后面她干脆把钱包甩给我,让我自己玩、自己吃。

我多想说,我是为你才来的,没有你,一切都没有意义。

渐渐地,我们断了联系,听说她去了北京,听说她成了家,听说她过得很幸福。

我没再去打扰她,我知道,在这份感情里,我们都没错,我们都在为更好的生活和明天打拼,我们注定没有太多精力关照遥远的彼此。

只是,只是我仍很怀念这份感情,直到今天也忘不了。我怀念她关切的话语,温软的嘴唇,飘逸的长发。我更怀念校园长椅上那盒满是眼泪的炒面。

那时的我们很穷、很苦,却不会有丁点的感觉。那时我们是彼此的整个世界,是对方眼中最深沉的爱。

 

▲▲▲▲▲

文/奚若水

转自:hitea56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