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鲁迅有感

  • A+
纪念鲁迅有感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

——臧克家《有的人——纪念鲁迅有感》

今年的10月19日,鲁迅先生逝世83周年。

对于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从小老师就告诉我们,

他是我国伟大的文学家、思想家、革命家

或斗士、勇士、先驱、导师……

他的文字如匕首一般插入敌人的心脏,

他的形象也少有例外的

须发直立、横眉怒目。

如此符号化的设定,

实在是让涉世未深的人想没有抵触情绪都难。

于是,好斗、多疑、不宽容

成了很多人学生生涯对其最大的印象。

尤其还有那句名言:

“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

更让人觉得这是个刻薄的人。

也正是这种脸谱化的印象,

很多人在非必要情况下往往拒绝再读鲁迅。

除了程式化的敷衍,

对于认真了解这个人兴趣寥寥,

也许绯闻八卦除外。

甚至连余华都说:

他也是在36岁这年,

鲁迅在他那里,才终于从一个词汇回到一个作家。

鲁迅自己也曾经说过:

“你要灭一个人,一是骂杀,一是捧杀。”

敷衍一位历史人物,

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简化他,

给他一个脸谱,

很不幸,他自己成了一个被简化的脸谱。

但如果你耐着性子,

回头再看他的作品,

认真地感受下他作为一个人的七情六欲,

也许你会发现,

他笔下的事,笔下的人,文字里的哲思,

依然鲜活,而他

不仅真的一直都在,

活得也比我们所有人更为鲜活而立体,

也更为深情。

没有人天生毒舌,

不过是更早看遍了世间炎凉。

鲁迅生于1881年,本名周樟寿,

因入了新式学堂,在当时算走了异路,

便舍了家谱中的名,改为周树人。

我们都知道他是经历了家道中落的,

他的祖父因参与考场作弊案,

被判“斩监候”,相当于今天的死缓。

因此事,家中钱财几乎散尽,

而他父亲也重病不起,

常年出入当铺和药店,

是身为长子的他,童年最多的写照便是:

“有谁从小康人家而坠入困顿的么,我以为在这途路中,大概可以看见世人的真面目。”

年少的他早早看透世态炎凉。

因为凑不起上学的学费,

他上了不需交纳学费的江南水师学堂,

当时这是走投无路的人才会选择的一条路。

由于成绩优异,

他又被公派到日本留学,

于是有了又弃医从文的一段佳话。

期间,他收到了母亲病危的消息,

回乡后却发现等待他的是一场婚礼,

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朱安,

就此成了他的妻子。

“这是母亲送给我的一件礼物,我只能好好地供养它,爱情是我所不知道的。”

他们这代人是刚刚接受爱情的一代人,

又是为传统道德影响极深的一代人,

他无力反抗,又不甘心屈服;

朱安更是性格懦弱,

再加上当时的舆论环境,

如是离婚,定当作是被休,

只怕更加不幸。

《随感录四十》里,

鲁迅曾谈到自己这一代的婚姻,

其中有一段写的特别深刻:

“在女性一方面,本来也没有罪,

现在是做了旧习惯的牺牲。

我们既然自觉着人类的道德……

又不能责备异性,

于是只好陪着做一世的牺牲,

完结了四千年的旧账。”

而他能做的,

也只是在自责里消极以待,

因此,二人终生都未同居过。

这一点也被很多人当作他始乱终弃的证据,

但不是当事人,不处在那在历史环境下

谁又有资格站在道德高点去指责呢?

毕竟朱安自己都说:

“周先生对我并不算坏,彼此间并没有争吵,各有各的人生,我应该原谅他。”

最大的愿望,

是一个团圆的家。

鲁迅对母亲极为孝顺,

对兄弟极为友爱,

因为居长一直将家族的生存立命扛在肩头。

长久以来母亲的赡养费皆由他出;

对兄弟尤其是对二弟周作人,

接他去日本读书,启蒙他写作,

操办他的婚事,推荐他工作;

视侄子们为己出;

甚至为了不分开,全家团圆,

他还拿出积蓄加上卖了家中老房的钱,

在北京八道湾买了一座空间极大的四合院。

一家老小都住在一块,

而负责大部分的日常开支的,也是他。

只可惜,还是未能如他所愿。

因枕边风,周作人一纸断交信,

让先前的一切友爱、温暖、亲情,

在瞬间变成了粉末。

兄弟失和成了他婚姻失败外,

另一件对其打击至深的事件。

他渴望的家庭概念已经彻底瓦解,

他变得更加沉默寡言起来,

用冰冷的外表掩饰掉内心的炙热。

忍着屈辱,鲁迅搬出了八道湾,

将房子留给了周作人,

后又自己借钱买下一座小四合院,

安顿母亲和朱安。

有一件温暖的陪伴,

叫做爱情。

也正是在如此窒息的环境下,

他结识了许广平,

人过中年最终决定迈出了爱的一步。

“我先前偶一想到爱,总立刻自己惭愧,怕不配,因而也不敢爱某一个人,但看清了他们的言行思想的内幕,便使我自信我决不是必须自己贬抑到那么样的人了,我可以爱!”

这一选择,透着苍凉的悲壮,

也带着雄浑的生命内驱力,

虽引起很多人的闲话,

却让他真正感受到了快乐。

两人的爱情开始于书信往来。

第一封信是许广平写给鲁迅的,

信头称呼是“鲁迅先生”,

落款是“受教的一个小学生许广平”。

当时鲁迅回信的称呼是“广平兄”,

落款“鲁迅”。

也正是这句“广平兄”让二人有了继续的书信往来,

然后有了一次次情感的升温。

到第七封信时,

许广平落款成了“小鬼许广平”,

慢慢地鲁迅的落款也成了“迅”,

高冷范儿十足,又带着说不清的爱意。

1927年,鲁迅到中山大学任教,

许任助教和广州话翻译,

二人正式一起生活。

这时,鲁迅已46岁,

此后又到上海定居,

算是有了正常的家庭生活。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作为师长,鲁迅又是极为慈和的。

那个时代的许多青年都曾受过他的帮助,

众所周知的萧红萧军就不说了,

当时有一个早逝青年美术家陶元庆,

曾和鲁迅有过照面,鲁迅很欣赏他。

在知道他去世后,

鲁迅伤感地向来人问着他去世的每一个细节,

他家里的每一个消息,

知道陶元庆喜欢西湖,

便拿出三百块钱,

让人在西湖边给陶元庆买块冢地。

有一个学者曾讲过:

近现代以来,所有的作家中,

唯有鲁迅一个人,

可以把他所有的言论、书信、文章作品

甚至日志印出来而不影响他的人格。

纵然认清生活的真相,

却依然热爱生活。

即使不讲文字领域的造诣,

鲁迅还是一个艺术天才。

民国初年,当他还在北洋政府教育部当小科长时,

曾被政府要求去设计中华民国国徽。

中国最著名学府北京大学延用一百年的经典校徽,

也是由他在1917年设计出来的。

而课本常见的那些他的作品的书籍封面,

也多是由他亲自操刀。

他一生设计了60多个书籍封面,

个个典雅蕴藉,同时又极有时代感。

他的书法融治篆隶,用郭沫若的话说:

“朴质而不拘挛,洒脱而有法度。远逾宋唐,直攀魏晋。”

对收藏,也颇为痴迷,

终其一生,他收藏了图书、碑帖3800多册,

外国版画原拓作品2100多幅,

石刻拓片6000多种,共购入古钱币数百枚。

他不是想象中的动不动横眉以对,

反而还自有一套很有情趣的生活哲学。

比如他写信会选用些极为雅致的笺纸;

每年都会看不少电影;

在他的日记中,

单是1934年,他就看了34部电影;

衣服穿着也很有讲究,

还有就是他标致性的发型、胡须,

这可是专门设计的。

他也不是生活中的苦大仇深,

连送本书给年轻朋友,也要顺便开个玩笑。

给刚结婚的川岛的书:

“我亲爱的一撮毛哥哥呀,请你从爱人的怀抱中伸出一只手来,接受这枯燥乏味的《中国文学史略》。”

那种亲昵!那种仁厚与得意!

完全不像个德高望重的长者。

为什么执笔如刀,

只因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

鲁迅一辈子喊着国事天下事,

对政治上晋身却无所求。

白色恐怖时期,

他还专门打听严刑拷打是什么滋味,

可见为了那些文字他是准备吃苦头的,

他的动机只为保留一个民族该有的风骨和良心。

正如今年再次大火的那段话: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

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虫一般,

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此后如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有人说,优秀的作品应该传递四个方面的信息:

一是对现实社会生活的反映和批判

二是对历史和文化的揭示和扬弃

三是对人本身的存在和人性善恶的多维思考

四是对人类的终极关怀

看着那些如今依旧振聋发聩的文字,

我们又有什么理由觉得鲁迅该进入历史?

学生阶段,有三怕:

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

对于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

如今的你,又是怀着怎样的情感呢?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