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 A+

                            刘同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有些日子,只记得事,因事想人。有些日子,却记得人,因人而记事。

 

比如在记人那些日子里,我记得你说""我不""时决绝,记得你说""好吧""时妥协,记得你说""可以""时踌躇,记得你说""再见""时不舍,一层一层,像大学校园里清洁工人来不及打扫落叶,踩上去有厚实质感,却也像是迷宫,层层都是我们对未来迷惘。

 

好像每个跳跃日子里,都有一个""为什么我要这样""问题如鲠在喉。

 

为什么我要加班呢?

 

为什么领导讨厌我呢?

 

为什么我要读这所大学呢?

 

为什么我要住这间宿舍呢?

 

为什么我控制不现在生活呢?

 

为什么我不能让某些人喜欢我呢?

 

为什么每一个人过得都比自己快乐呢?

 

为什么我要对不喜欢人强颜欢笑呢?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为什么呢?

 

不是每个人都能在那样日子里找到答案,生有时是为答案而活,活有时却是为某个理由而生。但好在,只要你沉下来,能被人看到,自然就会有人告诉你答案。

 

刚进电视台参加工作我,什么事都很积极,抱着怕被开除心态,别记者每天做一条娱乐新闻,我会努力做三条。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偶尔向同事抱怨。直到他那个""打怪升级""理论彻底给我洗脑。

 

至今,只要有任何觉得自己做得太多而别人干得太少时候,想想他曾告诉我那句话,心里就舒服多。成长过程中会出现很多不如意,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和别人相比。不看别人,只看自己是否有获得,那么幸福感每天都是满满。

 

从中文系毕业,不懂新闻,做出来东西只有一个原则——自己感不感兴趣。

 

大多数孩子都觉得自己很特别,其实在外人看来他们都一样。而从事传媒孩子却恰恰相反,每个人都想做出令全行业人士为之膜拜作品,一个比一个自我,却打心底里认为自己能代表所有观众,比如我。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那时我做出来自以为特有水准新闻,除几位相同年纪同事表示理解之外,其实很多前辈都不明白我理念是什么。制片人小曦哥说:""你做出来东西只有你自己理解,但理解和懂不是一个概念,等到你真正懂时候,你就能做出好娱乐新闻。""

 

我就在这条""自己理解""和""真正懂""路上跌跌撞撞着,有时候也会想自己是不是真不适合做这一行。

 

有一天,我从外面拍摄回来,办公室里只有台领导和小曦哥两个人。我很清楚地听到台领导说:""刘同根本就做不好电视,干脆让他走人吧。""

 

我顿时就傻,热血上头,嗡地一下就炸。原来这种自我做派,早就让领导看不下去,我到处跟人去解释,别人觉得不懂就是做得不好,干吗要去解释呢?而自己也蠢到家,自信心爆棚,觉得每个人都能忍受自己,直到对方亮出刀之后,才发现自己玩笑开大。

 

我站在办公室门外,不敢踏进去,也许进去就真正要离开这个行业,过好久,我站在那没动。里面谈话也静止,突然我听见小曦哥说:""我觉得刘同挺好,他能够一个人坐在家里熬一个月写15 万字小说,一天十几个小时一动不动,他能坚持,也有想法,他肯定会明白。""

 

他甚至都没有在最后加上一句:请再给他三个月时间期限。好像在他眼里,我能成为一名合格娱乐记者,是天经地义事情。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刚参加工作我,面对全新人群,不知道自己有何不可替代本事,过得颤颤巍巍,于是总想着整些幺蛾子创意去突出自己,小曦哥这么一说,我突然意识到自己真正优点——坚持,不妥协,可以为一件事情死扛到底。发挥真正优点,比另辟蹊径更为重要。

 

后来我成为北漂族,融入一个更为复杂社会。工资和自己播出新闻数量挂钩。我刚从湖南台过来,做娱乐新闻有一个习惯,就是在画面上加各种效果字幕,于是某天晚上我把娱乐新闻编辑好,把包装提纲也写好后放在一起,等着第二天一早审片。

 

到第二天审片时,我发现并没有我新闻,去询问时,后期编辑拿着我包装提纲对责编说:""这个人是不是新来,懂不懂规矩?三分钟新闻十几个特效字幕,他当这是做综艺节目呢?以后他新闻我全都不包,爱找谁找谁!""

 

我特别想不明白一个问题,为什么每次有人在别人面前批评我时,我总是恰好在场……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这个人是不是新来?""""他懂不懂规矩?""""以后他新闻我全都不包,爱找谁找谁!""每句话都让我难过。

 

一名新北漂,因为不知道融入环境,也不清楚未来在哪里,迎头就被质问是不是新来,是不是不懂规矩,然后因为新来和不懂规矩把自己前程给毁,找不到后期编辑帮我包装,更重要是,自己白天努力做新闻根本不能被播出,也就没有工作量,连活都活不下去。

 

我尝试让自己挤出笑脸对后期编辑说:""对不起,是我不懂规矩,我以后不会。""也许他会对我挥挥手说下不为例,可我鼓起勇气看着他时候,他连正眼都不想看我。

 

人可以因为委屈,而作践自己。但不能为生存,而放弃原则——我在心里闪过这个念头之后,转身走出后期机房,也没做什么轰轰烈烈事,而是回到工位上沉默,想着自己如何考上中文系,如何努力进湖南台,如何与父母告别来到北京,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好惨,惨就哭吧,哭确实会觉得舒服一点。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当时节目部总监卓玛站在我旁边看我哭半分钟之后,说:""好,哭好是吧,跟我进去。""

 

我跟在他后面进后期机房,机房里除有后期编辑之外还多一位后期主管。卓玛问清楚整件事来龙去脉,然后把一本小说放在桌子上,对后期人员说:""以后刘同包装提纲必须要给我完成,哪怕他当天晚上给你一本小说,第二天你也要给我包完,要不你就别干。""

 

我站在他身后看不清他表情,不知道是微笑着说,还是严肃着说,其实那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我只知道我在北京最无助时刻,卓玛站出来,用他能想到最好方式给我答案,让我知道自己无须为工作而妥协自己态度。也让我意识到,对于一个北漂新人,最重要不是简单安慰或者鼓励,而是在他们极度缺乏安全感时候和他们站在一起。站在一起,比说什么做什么都来得重要。

 

时间往前回放几年。第一年,第二年,第三年,泾渭分明青春,像鸡尾酒,被一路上记得住又记不住调酒师把弄在手中,晃动晃动,透过玻璃,最终能看得到清晰走向。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21 岁,我参加电视台面试。

 

主考官问我平时看不看电视。我说不看。他说为什么不看。我说学校根本没有电视。他说总得看过一两个节目吧。我说那倒是。他问比如。我说比如新闻联播。他问新闻联播优点是什么。我说我看得不多,如果非得说新闻联播优点话,那就是播出很准时,每天都是7 点播出,很多人拿他来对时。

 

后来我就面试成功。可惜这位老师我再未见到过,想感谢他也没有机会。后来随着时间推移,我也渐渐忘记他长相和名字,只记得他用录取方式告知我:你有一副有趣脑子,请珍惜。我一直记得这件事情,他让我保持着自己思维方式一直到今天。

 

一些人对我们做一些事,有人只当是日常生活中无心之举,有人却能读出一个轮回历史。一些温暖,能让你在自己身上发光发热,传给他人。一些伤害,也能让你亮出胳膊,提醒自己何谓底线。

 

生活是为什么,你就是答案.

那时年纪小,不知道如何表达心中感激,只能用记日记方式留存,等到多年之后某一天,装作淡定地说,你知道吗?那时你对我真好。说者有心,听者却早已忘记。

 

也许对方根本没有觉得这是一件多么值得歌颂事,也许这对于他们来说只道是平常,也许你并没有及时答谢,以至于在后来日子里,他们只这么对过你一人。我们常问为什么,沉下来看切,我们就是答案。

 

我希望你是一个优秀人。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