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睡.

  • A+

晚睡.
晚睡,是一个人的生活习惯。此刻,大多数人已进入梦乡,晚睡的人,却二目炯炯,精神矍烁,他好像在留恋着什么,迟迟不睡。

我认识的一个网络诗人,就是一个常晚睡的人。别人在梦里吃糖时,他独自一人在品味他的午夜咖啡。有一天晚上,他写了一首诗,“有一条河,水很清,有几个文人在制造文化味精。从此,这个小城的人,煮饭的水,有了文化的鲜味。”写完诗,他像一只猫,吱溜一声,爬上了床睡觉,可心里激动,半晌都没有睡着。

睡觉前需要安静,心里纵使有什么东西,也要轻得像片浮云。

夜晚有夜晚的事情——
晚睡的人,在灯下数钱。一个做小生意的人,他在白天热闹的市井,到底赚了多少钱?不方便数,也羞于数。他在夜晚的灯下,轻松地数,恣肆地数,甚至一遍不行,数二遍,不厌其烦地数着。虽然钱沾有各种各样人的体味,甚至有臭味,可还是流露出一个人的窃喜。

晚睡的人,可以听得到别人打呼噜。我有一次出差,和一个胖子同住在旅店的房间里,胖子早已睡下了,打呼噜,还有梦呓。我看了看同伴酣睡的表情,却无法破译那些含淆不清的语言。睡得香的人,心里无事,这是一种幸。

晚睡的人,比较敏感多思,听得到秋天的夜晚,窗外的虫子鸣叫,以及风和叶子的絮语。“草尖生白露,秋虫唧唧,灯下虫草鸣”,文字间生了凉意。

晚睡,还会比别人多打几个喷嚏?那个小名叫平娃的男人,在《写给母亲》的文章中稚气地说:“熬夜太久,就要打喷嚏,喷嚏一打,便想到我妈了,认定是我妈还在牵挂我哩。”

我也爱晚睡,就像一个人吃饭,扒拉碗中的饭粒,我扒拉的是笔下的文字。老婆埋怨:“你那些破文章白天不会写吗?”我觉得,白天的时间,并不属于我,就像钱存在银行里,并不属于我,拿出来花了,才属于我,供我挥霍消费。只有夜晚,才让我意乱情迷。

晚睡,把时间像一根橡皮筋那样拉长、延伸。或者是,在灯下徐徐展开一幅心灵地图。这话听起来,像某个三流诗人在朗诵抒情。

夜晚能感觉和触摸到什么?有一缕炊烟在山间飘散,让人心境澄明,感觉一根藤萝在岁月流光中爬过的痕迹,晚睡的人贪恋这种感觉。

晚睡,给人明显的坏处是显老,显得比一般人老,就像贾平凹在《五十大话》里说,朋友约吃饭,“席间有个漂亮的女人让我赏心悦目”,可她一走近,便“贾老贾老”地叫,让老贾气得不行,发誓以后再也不熬夜了。

城市里,越来越多的人得了“晚睡强迫症”。性格中有拖延的一面,或者,白天太过于喧嚣,已经习惯了夜晚的安静孤独,又或者,刷屏还不能将息。打一个哈欠,意识到该睡觉了,就是不想睡。对于我们这些晚睡的人来说,熬夜似乎已成为惯性,不到夜深人静,意犹未尽,身体在不由自主等着某个钟点,确实累得不行了,才会依依不舍,告别生命中的某一天。

文稿(王太生)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