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爱遍全世界,却最想爱一个人.

  • A+

1.
朋友春水这个女的,表面看起来平凡无奇,除了喜欢穿丝袜外,其他没有任何特别。

江湖传闻,等到夜幕降下来的时候,她的眼睛会发出和宝石一样绚烂的光,可以迷人心智,她身上的香水味会自然浓烈一百二十倍,麻木猎物,直到猎物被魅惑,皮肤上的毛孔也跟着香水味一起放大一百二十倍,然后倒在她怀里,她在性的方面异常凶猛,捕捉新鲜的男人乐此不疲,她总说她要睡完朋友圈,再睡遍全世界,她还爱过很多人,都认真地爱过。

我们面对春水的独特价值观,既批判又雀跃,嘴上说劝她放下男士安全套立地成佛,背地里偷偷在桌子下面用脚踢她的高跟鞋,摩擦摩擦,借着酒劲紧张到脸红,跟她说:“怎么样春水,没喝舒服的话,今晚去我家。”

事情通常是这样的,干柴烈火为什么会一起点燃,因为火花更喜欢含蓄的枯柴,而枯柴也好奇刚熊的烈火,如果两个人都在汹涌,结果反而往往不好,烈火和骇浪相撞,只能两败俱伤,春水是个聪明人,当晚带走了我们众人之中最蔫声细语的宋诚。

这故事发生在我们刚工作不久,宋诚比春水小一岁,诚诚恳恳,老实所以并没有谈过什么女朋友,除了一脸未老先衰的胡子以外,其实剥光衣服后还是一个鲜活的处男,他被春水翻来覆去研究了一个遍,每一寸肌肤,每一块胎记,每一处器官,甚至到每一个细胞,只用了十天,他便带着一颗死心塌地的心,被春水从自己铺着粉红色床单,床头还放着布玩偶的实验室中遗弃了出来。

我很愤怒,我问春水:“干嘛把宋诚抛弃掉,他很喜欢你不是吗?”
春水很愤怒,反问我:“宋诚一个月赚多少钱,你知道吗?”
我愤怒,说:“两千块,怎么了?”
春水笑了,问我:“两千块只够我的房租。”
我说:“那你抛弃他,你不还是要自己交房租?”
春水说:“我要去找几个更有钱的男人睡觉,这样就有房租了。”

其实我们都明白,春水只不过是喜欢新鲜的感觉,她不可能只睡一个男人,一个男人的肉体不足以她完成她内心的伟大实验,她在实验自己能否当成一代女王,能否用一具平凡但却极有韵味的身体征服整个朋友圈,再睡遍全世界。

2.

世界在有些人眼中是万马奔腾的,会有失落,会有嘶吼,会有绝望,会有咆哮,会有相依相偎,会有分道扬镳,会有冰河落日,会有长漠孤岛,这些表情,关系,风景,毫无关联又支离破碎,尽管看似残忍,可就是因为它们才组成了雄壮的画面,地球干瘪的轮廓才足以能够得到支撑。

世界在宋诚眼里是单一的,色彩无所谓,星座无所谓,家境无所谓,时尚无所谓,他甚至不知道什么叫做牵肠挂肚,什么叫做魂牵梦绕,在被春水搅乱了生活以后,他开始会失眠,开始会对我:“你知道春水去哪了吗,今天见个女孩有点像她哦。”

“像”和“想”是一个意思,如果不是在想念,怎么会觉得谁与谁相像呢,一个人去旅行,带走了自己,剩下了影子,影子整天晃在想你的人眼前,所以,谁都是你,谁都像你,看见阳光烈日也会忍不住找个阴影去想你。

其实宋诚和春水在一起的第三天,他就把自己的银行卡交给了春水,交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只嘟囔了一句:“这里面有两万八,密码是……”

春水撇了一眼,继续用手解宋诚的扣子,不让他说接下来的话,就把嘴巴和身体贴了上去,过了会儿,随着渐渐平复下来的喘息声,宋诚又一次如同春水计划的那般被征服,倒在床上呼呼大睡,呼吸使还算结实的胸肌高低起伏,汗渍还留在眉梢,春水下了床,光着身子,把银行卡悄悄塞回到宋诚的钱包里。

这是他们两个之间唯一一次提到钱,再后,直到两个人分开,直到春水罢黜了宋诚在自己家的进出权,两个人之间的言语,也再也没有跟钱有过一次关系,所以在春水的心里,她也是爱过宋诚的,她爱过很多人,但爱她的人她不清楚有几个。

我说:“春水不是你该想的女人,快去再找一个女朋友吧。”
宋诚故作幽默,说:“我喜欢丝袜哦。”
我说:“春水的丝袜不只是为你穿的,快去反省一下吧。”
宋诚故作坚强,说:“我不在乎哦。”
我说:“既然不在乎,你干嘛还想她,别想了,她也不在乎你。”
宋诚好像生气了,说:“她说过她爱我的,她不是你们想的那种人,她只是不知道谁更值得她依赖,我能感觉的到,你再乱说,我会打你。”说完,他没结帐,孩子似的离开了饭店。

3.

一个月之后,一个临近秋天的晚上,我在大排档喝酒,不小心看了一眼放了静音的手机,发现正好有电话打进来,接起后,是宋诚,我没有再和他乱说过,乱说他自然也不会真的打我,可是他还是去打人了,打了之后,自己也鼻青脸肿地被抓到了派出所,他打电话叫我拿着钱去赎人,我去了以后,除了宋诚,我还见到了不太一样的春水。

春水说的没错,她真的去找了一个富二代睡觉,富二代又帅又开着好车,床上功夫也比宋诚好上一百二十多倍,他给春水交了一年房租,交了之后没几天,春水在一家酒吧门口碰见他,扶着一个喝醉的女孩进车里。

有些人,能容忍随便,但却受不了欺骗,可以随便和不同的人烟花风月,但却不能接受三角恋,春水就是这类人,她面对一段恋情,哪怕只有一夜,开始即使再随便,内心也会珍重,她之所以不断征服,她也是在告诉自己这些男人都曾在某刻,某天,后者某一段岁月内属于自己,她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子,所以她害怕,所以她选择博弈未来,只把握现在。

因为这样,所以为什么与宋诚分开,理由她不会和我说。

春水冲上去和富二代理论,几句不合就被富二代推倒在地,春水跳起来大声质问富二代:“你昨天不还说你爱我吗,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一声就和别人离开了呢。”富二代轻蔑地看着她,用力再把她推到一边,想钻回车里,在最后一刻,被从不远处冲过来的宋诚抓出来,打到在地,扭打在一起。

富二代打不过宋诚,被宋诚按在身下,一旁的春水看着这一幕场景,忽然想起了浪漫,她曾经用不同的方式追求着心动,她在床上,沙发,阳台,车里,甚至公园都和男人在一起过,但是她除了身体上的愉悦以外,她再不曾有过这种感觉,这是一种仿佛童话般的英雄救美,她不想问宋诚怎么会恰巧出现。

她只是愣在一旁,也并没有和江湖传闻的那样,眼睛发出宝石一样的光,香水的味道也没有浓烈一百二十倍,她忽然成了一只被捕杀的猎物,她的眼泪不觉而出。

十分钟后,警察赶到,把宋诚和春水带到派出所,把满脸是血的富二代送到了医院,再然后我赶过去,该交罚款交罚款,该走程序走程序,还好富二代只是有点轻微的脑震荡,而且同意私了,不然宋诚估计免不了要拘留。

夜很深了,我,宋诚,春水三个人有点狼狈地从派出所走出来,晚风吹打在我们脸上让心情舒畅了些,我还没开口,宋诚看我一眼,说:“春水,你和我在一起吧。”
春水没说话,只是点点头,给宋诚擦了擦眼泪,擦的同时不小心碰到宋诚的伤口,我能听见宋诚的咬牙声,不知是忍着眼泪,还是忍着疼。

我说:“春水,我先走了。”
春水看了我一眼,说:“我这一辈子认真爱过很多人,但以后最爱的可能只有宋诚他一个了。”

我们都会爱过很多人,我们无法忘记,也无法泯灭曾经和爱过的人在一起的所有快乐,我们不会背叛爱过的人,我们也不会在记忆里拔除爱过的人,因为我们爱过,所以没办法忘记,我们忘记他们,我们就是泯灭自己,我们背叛他们,我们就是要拔除自己曾经一段时间的记忆。

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山盟海誓地犯下些错事儿难道不好吗,我们不去爱别人,怎么会碰到更爱自己的人呢,我们都爱过,爱过很多人,我想爱遍全世界,但只想最爱一个人。

永远。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