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坦白说出爱,竟已是太迟.

  • A+

当你坦白说出爱,竟已是太迟.
01

我和于飞,相识相恋于大学校园。彼时,他在大四,我在大二。他是学长,我是学妹。

那天晚上,我受邀去参加一场生日pa。而于飞,就是这场pa的男主角。我本就不是腼腆拘谨的人。整场聚会下来,我们就成了朋友。当天晚上就互留了联系方式。

之后的一个月,我们经常会见面。一起吃饭,一起参加各种朋友的生日会,偶尔还一起看电影。

再之后的两个月,他毕业了。拍毕业照的那天,他给我打电话。问我能否去参加他的毕业会,然后再陪他拍张照。

晚上的时候,他带我去参加班级举办的告别会。我本不想去的。奈何他说机会难得,这是最后一次集体聚会了,还说他有重要的事要与我说。

那时,我们已认识三个月了。所以他口中的“重要的事情”,我心里大概能猜的到几分。

果然真如我所想的那样,聚会一结束,他就向我表白了。当着他班上所有人的面,他说他喜欢我,问我能否给他一个机会。

会上不仅有他的同学,连他辅导员还有几个科任老师都在。他们都在底下起哄:答应他!答应他!答应他!

在一片鼓掌声、欢呼声、祝福声中,我点头了。我活了20年,第一次有人向我告白。这个人,还是我喜欢的人。真好!

可是,我才刚答应他,问题就来了:他毕业了,要出去工作。而我,才大二。更关键的是,他是河南人,如果他要回河南去工作,那我怎么办?

他知道我在担忧什么。所以他跟我说:你放心,我会留在广州工作的。以后还会在广州定居的。所以呢,你就收起脑袋里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安安心心当我的小家伙吧。

我明明已经20岁了。但在他眼里,我就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毕业后,他在广州找了工作。我继续留在学校,完成自己的学业。

他工作的地方,离学校不远。每个周末,他都会回学校看我。每次他一来,我们寝室就沸腾了。

他总是提着大包小包的零食啊,水果啊,巴拉巴拉的一大袋。我们寝室一共四个人,见者有份。

白天,我们会在校园里逛一圈。到了晚上,他就带我出去吃饭,然后看电影。有时候看完电影,时间晚了,他就把我拐回他住的地方。那是他租的房子。房子虽小,但五脏俱全,还特别干净。

“嗯,真是个居家的好男人。”我在他怀里咯咯笑,夸他爱干净。睡觉的时候,我睡在床上,他睡在沙发上。临睡前,他在我额头烙下一吻,然后安然进入梦乡。
02

我还在学校的那两年,我们过的很开心。他一有空,就回学校找我。学校一放假,我也会去他工作的地方找他。

我们一起逛街,购物,吃饭,看电影。很幸福,很快乐。我们都以为,以后所有的日子,都会一直像现在这样过下去了。许是我们太过于幸福了,让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用大冰的书里写过的话来说就是:命运善嫉,总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总猝不及防地把人一下子塞进过山车,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轻易停下来,非要把圆满的颠簸成支离破碎的,再命你耗尽半生去拼补。

老天总看不惯凡人过的太幸福。总要使尽一切方法,让你面临各种困难与抉择。

我毕业那年,于飞说他要回河南,回老家去了。我问他原因,他说母亲病了,很严重,不得不回去。

在亲情和爱情面前,我输给了亲情。输的心甘情愿,输的心服口服。他辞去工作,买了回家的机票。他母亲病情来势汹汹。作为家里的长子,他责无旁贷。

我送他去机场。一路上,他都紧紧握着我的手,把头埋在我的颈窝处。我知道他舍不得我。可我又何曾舍得下他啊!我不是不想他留下来,可是在亲情面前,我放弃了。

上飞机前,他把我扣进怀里。我死死地抱着他,任凭泪水在眼里打转。“小家伙,乖,等我回来。一定要好好的,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这是临别前,他对我说的话。

为了不让他担心,我仰头把眼泪逼回去。然后咧开嘴,对他说“放心回去吧,不用挂念我。等我工作稳定了,我去河南找你。”

我退出他的怀抱,转身走出白云机场。我不敢回头,不敢看他转身后的背影。

一路顺风,我亲爱的爱人。回家后,照顾好阿姨,也照顾好自己。
这是我走出机场后给他发的信息。飞机上不能看手机,看到这条消息,他也应该平安回到家了。

他离开广州后,我去了他之前所在的公司应聘。一星期后,我收到公司的回复,我被录取了。巧的是,我接替了他的工作,还搬到了他之前住过的房子。

房子里,每个角落都充满他的气息。我把自己的东西,一样一样摆放好。心里在期盼着,等阿姨身体恢复后,他能回来与我同住。

这是我们在一起两年后,第一次分开。这次分开,我们都面临这每对情侣最担心的问题:异地恋。

和他在一起的两年,我从不曾为这个担心过。因为他一直在广州,一直在我身边。

可谁曾想的到,离别,竟如此悄无声息的来临。
03

他回去后,我们一直都靠手机联系着。

阿姨的病,比我想象中的要严重许多。她得的是癌症,且是晚期的,恶性的。医生建议他们别费钱了,回家好好休养。若是休养得当的话,或许还能撑个两三年。

他在电话那头,哭着对我说出这些话。我多想抱抱他,多想伸手去擦汗他的眼泪。我想告诉他“嘿,别担心,还有我呢。我一直都在的啊。”

可是太远了,广东到河南,1500多公里。隔着屏幕,我无法触摸到他,无法安慰他。即使我现在飞过去,也无济于事。电话那头,他还在哭。听着他的哭声,我也泪流满面。

挂掉电话前,他哽咽着对我说“说好的要留在广州陪你,我却食言了。对不起。”

我安慰他“没事啊,等阿姨好了之后,你再带她一起来看我。或者我可以过去看你们啊。没事的哈,你要坚强,要照顾好自己,替我跟阿姨问好。”

挂掉电话后,我就向老板请了一星期的假。然后订了机票,当天晚上我就拖着行李箱,坐上了飞往河南的飞机。

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广东,离开这片我生活了二十几年的土地。我没敢告诉我爸妈。他们问起,我只说了去看一个朋友。

我们在一起的这两年,我一直没和他们说。因为我知道他们从前几年就一直跟我说“谈男朋友可以,但别找太远的。最好就找我们省内的。”

尤其是我妈,她老是这样警告我:你要是嫁的太远,我就当没有你这个女儿。

所以这趟去河南,我不敢告诉他们事实。我心里在默默祈祷,希望阿姨能早日康复,希望她能同意我们的事。

几小时后,我拖着行李箱,出现在医院,站在于飞面前,对他挥手:嘿,我来啦。

对我的到来,他很是震惊。但更多的是惊喜。他把我拥入怀里,在我耳边呢喃:“你来了。”我拍打着他的后背,对他说“是我。我来了。来陪你。”

拥抱了一会后,我松开他,跟他进病房看阿姨。阿姨看到我,很惊讶。她拉着于飞的手,问他我是谁。他回答说是女朋友。她的脸色变了。她看看我,再看看于飞。我跟她打招呼,她却不搭理。

于飞也很尴尬。他让我先出去。我出去了,坐在医院走廊等他。他在里面待了很久才出来。他脸色很不好。我猜肯定是阿姨说了什么。应该是不同意我们在一起吧。

“阿云……”他在我身边的空位坐下,拉着我的手。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叫我。一直以来,他都喊我“小家伙”。

“是不是阿姨不同意我们的事?”我直接问出来了,并不遮掩。“她说我们相隔的太远了,不想让我娶那么远的女孩子。还说她已经给我安排了相亲对象了,对方就在我们镇上。”

“那我怎么办?我们怎么办?”“阿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要的不是对不起啊!

当天晚上,我连行李箱都没来得及打开,连晚饭都没来得及吃。就连夜坐飞机回广州了。我不是不想争取,可是阿姨以死相逼。在脆弱的生命面前,我又输了,输的一塌糊涂。

我回到广州后,大病了一场。我爸妈知道后,既心疼又生气。妈妈搂着我,跟我说“妞妞,咱不要他了。”
04

我回来后,于飞没再找过我。许是阿姨不让,又或是他听阿姨的话,真的想放弃了。我打他手机,每次听到的都是“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打的多了,我也累了,也想放弃了。就这样,我们之间,没人提分手,也没说要继续。就这样搁着,拖着。时间一晃,就是两年。
这两年里,我找了他无数次,然而每次都无疾而终。我也渐渐明白,或许我们真的要完了。

直到他昨天给我打电话,我才知道,原来他还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

他说阿姨身体一天不比一天,她的临终愿望是希望他能和两年前相亲的那个女孩结婚。她很喜欢那个女生,她和叔叔把婚期都定好了,就在下个月的16号。

他说,我爱的是你,可我不能违背妈妈的心愿。这个时候才说爱我,是不是晚了?你爱的是我,可是下个月,你就要结婚了,而且新娘并不是我。

他说很爱我,可是最后却要娶别人。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祝他幸福。毕竟,我们曾经那般相爱过。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