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丑恶的容忍,什么时候成了高情商?

  • A+

作为弱势群体,生活在这个并不仁慈的世界里,一味容忍并不是有效的生存手段,而是懂得适时反抗。

1

一个刚从大学毕业的农村小姑娘,到民生银行北京一分行实习。

怎奈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个人品低劣得像渣滓一样的上司。

身为副总经理,利用手里的职权,以业绩分成作为条件,多次逼迫实习生小姑娘和自己到酒店开房。被姑娘明确拒绝以后,又以开除作为威胁。

姑娘多次找公司领导反映,领导都只想息事宁人,劝小姑娘不要在乎,忍一忍。

小姑娘最终无奈只好辞职,并将被骚扰的信息公布于众。

事件引起公众关注以后。大部分都对经理的禽兽行为极度愤慨。

却居然也还有部分人批评小姑娘情商太低。

还言之凿凿,说以后将没有公司敢聘用她,没有领导敢带她。

这些批评小姑娘的人的理由很简单,现实如此,坏人很多,忍一忍就过去了。

是谁说坏人多了,被欺负了就该容忍?

又是谁说,对坏人的包容,就是高情商?

难倒就因为他们人多势众?

抑或是因为他们手掌强权?

坏人为何会多?

手握强权的人为何会如此张狂?

难倒不是因为弱者一味的容忍,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难倒弱势群体就只能祈求强势群体一时心情大好,大发慈悲?

坏人何曾仁慈?只会变本加厉。

特别是又强势又坏的人,更是有恃无恐。

面对他们,以为忍一时就会风平浪静,让一步就能海阔天空,不过自欺欺人罢了。

2

两千年前的春秋战国,那是一个乱世。

虽然是乱世,也不能杀人。

杀人有罪,法不容情。

杀一个人,是有罪,得抵命;杀十个人,人神共愤,死有余辜。

那如果杀千人、万人、千万人呢?

不仅没有罪,还要论功行赏,封侯拜相。

还要写进历史,向世人炫耀,让历史铭记。

那是战争。

月黑风高,有人穿着夜行衣,偷偷摸摸杀一个人,就是恶人,要受到惩罚。

光天化日,有人明火执仗,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就是英雄,要得到颂扬。

凭什么?

别说是为了国家,为了正义。历史定论很清楚,“春秋无义战”,都是强盗一般,谁也别说谁。

也别说“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有争,才有成与败。争的是君王,死的是庶民。

如果非得要说一个道理,庄子说得对:“窃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这是强势群体的强盗逻辑。

因为有千军万马,因为有生杀予夺的权力,所以就是对的。

强势群体有强盗逻辑,弱势群体怎么办?

好像只能容忍。

3

一天,孟子去见齐宣王。

孟子问齐宣王:“有人要外出,将自己的老婆孩子托付给朋友帮忙照顾。回来后,发现自己的老婆孩子在受冻挨饿。对于这样的朋友,怎么办?”

齐宣王愤愤不平:“绝交!”

孟子又问:“如果在您治下,有一个地方长官,没办法治理好自己的领地,管理不好自己的部属。怎么办?”

齐宣王义正言辞:“撤职!”

孟子意味深长一笑,再问:“如果一个人治理国家,这个国家治理得并不好。怎么办?”

齐宣王回过头,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随从:“咱们今天中午吃啥?”

“王顾左右而言他。”

不妨碍自己利益的,就讲道理。和自己利益相冲突的,就“顾左右而言他”。

孟子无奈,离开齐国,再去游说别人。

但是,这有用吗?没用。天下都如此,话语权在强势群体手里。

齐宣王对孟子算是客气的。

还有件事同样发生在齐国。

一天,齐国向鲁国宣战,都快打到鲁国的都城了。

鲁国派孔子的学生子贡出使齐国,希望通过外交解决问题。

子贡在齐国庙堂上,滔滔不绝讲了大半天。从大家的祖先都是周王室门下,讲到礼义廉耻,既拉了关系,也讲了道理。

听完子贡一番话,齐国人说:“你讲得真好,有情有理。但是,我们是来抢地盘的,说得有理管什么用呢?”

于是,齐国将边界线划到了离鲁国都城十里远的地方。

道理不是不明白,但是不讲。相比而言,“王顾左右而言他”,简直是温柔死了。

因为拳头硬,所以不用讲道理。

这叫蛮横,张狂至极。

4

强势群体如此之强,又如此蛮横、张狂。

弱势群体面临难道只有窒息的绝望?

也未必。

强势群体之所以如此肆无忌惮,就是因为对手实在太过于懦弱。

因为他们相信对手一定会忍让,自己一定可以一手遮天。

一千多年后的宋朝。

家境贫寒的陈世美本来和妻子秦香莲相亲相爱。陈世美十年寒窗苦读,上京赶考,要博个封妻荫子。这是陈世美的理想,也是秦香莲的指望。

皇天不负有心人,陈世美果然拔得头筹,点了状元。不仅如此,还被皇帝召为驸马爷。

本来,只要陈世美说出自己已婚的实情,什么事都不会发生。但是他偏偏贪恋皇家的权贵,不惜冒着犯下欺君之罪的风险,做了驸马。

可怜秦香莲一个人在老家侍奉公婆,抚养儿女,吃糠咽菜。

公婆死后,陈世美杳无音信,走投无路秦香莲带着一双儿女上京寻夫。

陈世美当然不能认下自己的糟糠之妻。否则不仅富贵不保,连性命都得丢。

陈世美当然首先是来劝秦香莲,放自己一马。

陈世美的道理说得多好: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忍一忍,让一让。你要钱,我给你钱,给你衣食无忧的生活。就算你不看在我的面子上,看到孩子的面子上。只要你既往不咎,我还是驸马,还是有权有势,又有钱。我有钱,你和孩子就有钱,这多好!你这么闹下去,我没了命,孩子没了爹,你没了钱,这有什么好?忍你一个人,天下太平,社会和谐。

陈世美说得有道理吗?好有道理。“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片爱,这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

真的有道理吗?狗屁!

我忍了,你犯下的罪孽怎么办?

“我欺负了你,你得忍着,这样你好,我好,大家好。”看似以大局为重的道理,其实背后的真实目的,无非在于掩盖自己的丑恶行径,好让自己继续为恶。

强势群体,总是希望用弱势群体的容忍来做自己丑恶的遮羞布。

这幅嘴脸,既虚伪,又丑恶。

摆在秦香莲面前的,似乎只有两条路:要么屈辱地活着,要么死。

还好有清正廉明的包青天,还好包青天有御赐的龙头铡,还好有尚且算得英明的宋仁宗。

秦香莲没有忍,所以秦香莲活了,带着尊严地活着。

而陈世美死了。

有时候对弱势群体来说,忍,不是出路;反抗,却有希望。

5

时间又过了一千年。

1995年4月27日,对很多人来说,再平常不过的一天。

但是,就是在这一天,河北省鹿泉县一个叫聂树斌的19岁小伙子,却因为涉嫌强奸杀人而被执行枪决。这离他被拘留不足半年,离二审最终宣判只有两天。

恶人得到惩罚,正义得到伸张,大快人心。如此恶劣的大案,破案之神速,叫人扒手称快。

然而,聂树斌的父母并不相信自己的儿子犯下了如此滔天罪行。

他们开始了漫长而艰辛的伸冤之路。

常年生活在农村的老太太,几乎都没出过村,连公交车怎么坐都不知道。但是,她义无反顾地上了路。

她随身带着一个巴掌大的小本本,上面密密麻麻写着字:“坐52路到中山公园站下车,倒5路到地安门,再打听”,这是她长达21年伸冤路途的中转站之一。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聂妈妈却感觉是在抹黑走夜路。

找县里,没人理;找省里,也没人理;去北京,该去哪个门反映问题,她都不知道。

这期间,不知道有多少人劝她算了,忍一忍。

劝她忍一忍的道理很简单,一是胳膊拧不过大腿,二是她自己过得太辛苦,另外,还怕她得罪权贵,惹来灾祸。

这些道理,她懂。但是她没有忍。她说:“我是一个母亲,我要保护自己的儿子。哪怕他已经死了。”

十年以后,2005年1月17日,一名通缉犯王书金落网。根据他自己交代,十年前聂树斌所涉强奸杀人案,是他所为。

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开始关注聂树斌案。

又是十年。

终于在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重申聂树斌案,改判聂树斌被无罪。

正义是来得晚了些,但是终于还是来了。

21年的伸冤之路是曲折了些,但是终于有了结果。

然而,如果聂树斌父母选择了容忍,或许这将是另外一个结果。

这确实已经不是两千年前的春秋战国时代。

这是一个有理可以伸张的时代。

但是,并不意味着道理、正义会自己拨开重重迷雾,大白于天下。

在是与非面前,特别是在强弱悬殊面前,很多人会劝你忍一忍。

当然,忍一忍,很多时候是弱势群体被逼无奈的生存之道,这无可厚非。

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如果在是非面前,所有人都选择对邪恶容忍,这个世界将会回到可以不用讲理,有理无处讲的时代。

有时候,少忍一点,世界才会变成美好的人间。

6

即使在今天,我们完全可以更加理直气壮地去争取自己的利益诉求。但是“忍一时风平浪静,让一步海阔天空”的劝诫之声,依然不绝于耳。

然而,自古以来,真正可以称得上是美德的容忍,从来都是强势群体的专利。

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生有一个女儿,就是长乐公主,极得李世民宠爱。

长乐公主到了婚嫁的年龄,许配给了当时大权在握的国舅爷长孙无忌的儿子。

既是因为宠爱,也是为了拉拢权臣,李世民希望能够多一些嫁妆。

在朝堂上,李世民对群臣说:“长乐公主,是皇后亲生,我和皇后都特别钟爱。现在她要出嫁了,我希望能够在礼数上有所优待。”

群臣纷纷表示:“当然,当然,应该,应该。”

最后议定,按照永嘉公主出嫁时的双倍份额准备嫁妆。

李世民欣然允许。

永嘉公主是谁?李世民的姐姐,长乐公主的姑姑。

魏征站出来极力反对。“永嘉公主是长辈。长乐公主的嫁妆比自己姑姑的都多。陛下,你这么干,违背了礼制法度啊。”

李世民气得吹胡子瞪眼,拂袖而去。

类似当堂指出李世民的错误,让其颜面扫地的事情,魏征可没少干。

李世民每次都被气得七窍生烟,甩手而去。

终于有一天,气急败坏的李世民拍案而起:“魏征这个乡巴佬、老匹夫,我一定要杀了他。”

但是,李世民终究没有杀了魏征。

一个虎背熊腰的大汉,开着一辆豪车,被一个捡破烂的老汉骑着的三轮车蹭掉了一大块漆。

大汉怒气冲冲,老汉唯唯诺诺。

“你没长眼睛啊!”

“对不起,对不起……”

“你知道我这车多少钱吗?”

“对不起,对不起……”

“你赔得起吗?”

“对不起,对不起,我没钱,实在对不起……”

“赔不起,还不快跑?”

老汉愣了半天,走了;大汉骂骂咧咧,也走了。

爱车无故被刮了,发一通脾气,情理之中;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善良,更值得点赞。

李世民杀不杀魏征,豪车车主放不放过拾荒的老汉,主动权在自己手里。

他们是强势群体,有选择的余地。

有选择权的强势群体容忍,这才是美德。

面对被领导骚扰的实习生小姑娘、秦香莲、聂树斌的母亲这些弱者,如果我们还要劝他们忍一忍海阔天空,让一让天下太平,而让作恶者逍遥自在,我们如何忍心?这是欺人太甚,良心不会痛吗?

 

容忍,应该是选择的一种,而不是要么忍,要么死的无奈。

在是非面前,谁都不该容忍,这是正义对邪恶的宣战。尤其是弱势群体,越是忍让,作恶者越会嚣张。

有选择的容忍,才是美德;为了活着屈辱的容忍,是在践踏人类作为文明物种的底线。

但愿所有的容忍,都只是一种善意的选择。

这是弱者的尊严,也是这个社会的尊严。

如果弱者容忍下的天下太平,背后是是非颠倒的黑暗,我们要这样的太平何用?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