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生前,凭我生命.

  • A+
所属分类:倾城笔记本 博客

这两天下班较晚,等我忙碌结束冲完澡就已零点了,刚好世界杯首场比赛开始,今天是法国VS墨西哥的比赛,半场已结束,0:0.得空更新篇文稿到网站.现在这篇文稿摘自<开.闭.开>一书,是首诗,是以色列人耶胡达.阿米亥所写,他是自《圣经》时代的大卫王以来,被翻译最多的希伯来语诗人。他在英语国家影响极大,几乎所有诗集都曾被译成英文.在人口只有几百万的以色列,他受欢迎的程度更令人叹为观止.人们不仅可以在婚礼上,也可以在葬礼上听到他的作品.而在1994年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上,当年的获奖者之一、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亲口朗读了他的诗作《上帝怜悯幼儿园的孩子》.

生命被称为生命,正如西风被称为西风,虽然它吹向东方.

同样,死亡被称为死亡,虽然它吹向生命.

在墓地,我们回忆起生前,出了墓地-

就回忆起死者.

正如过去通向未来,虽然它称为过去,

就如相爱时,你通向我,我通向你,

虽然我叫我的名字,你叫你的名字.

犹如春天供养夏天,夏天铺设秋天.

犹如我会思想,直到我生命的尽头.

那是我上帝的旗帜.

这首诗是这本诗集其中一首,标题大致意义就是在我死了以后,给我自由的生命,我将迎接新生的到来而关于这本书<开.闭.开>的定义,百度整理出内容,很是值得一阅,如下:

诗人为自己的诗集这样命名,是因为“开闭开”在犹太经典《塔木德》中有这样的含义:“母体内的胚胎像什么?像一本合上的笔记本,他的手放在太阳穴上,双肘抵着大腿,脚跟顶着臀部,头在两膝之间。他的嘴是闭合的,肚脐是张开的。当他出生后,原来闭合的张开了,原来张开的闭合了。”用另一句话简单说就是新生。
我是从《读者》上知道这本书的,当时上面节选了书中‘在我生前,凭我生命’一章的一部分,读罢,我叹息不已,原来诗还可以这么写!庆幸的是图书馆有这本书,便借过来看,断断续续的读完了,因为有很多地方都是《圣经》上的东西,有些看不懂,遂让母亲从家里寄来了《圣经》。于是便看圣经边看《开·闭·开》,总算勉强读懂了……
从来没有哪一个民族像犹太人这样,家园沦陷、颠沛流离,从亚伯拉罕、摩西的那个时代就在漂泊,逃离埃及却无法逃离被驱赶的噩梦,直到耶路撒冷全盘沦陷。几个世纪的歧视、驱赶、屠杀,丝毫没有摧残犹太人对他们祖先的信仰,反而使得他们更加坚定。罪恶的反犹主义制造了二十世纪最大的悲剧——奥斯威辛集中营,记忆深深地打印在犹太作家的潜意识里。
诗人在开篇《阿门石》写道;“……来自世代以前毁弃的/ 犹太人的墓地。而其他那些在混乱中撒落的碎石 / 成千上百地垒着,有一种强烈的思念……” 他以此突出自己的民族记忆,但是阿米亥其实想努力摆脱历史沉重的记忆,“上帝被强留与我们共处,一如树木一如岩石”,但是 “强烈的思念,无尽的渴望充盈其间”,历史如无形的重负,压在他的记忆中。
阿米亥说:“祈祷创造了上帝,/上帝创造了人,/人创造了祈祷,/但祈祷创造了创造人的上帝”上帝是爱,上帝是祈祷。这是他对上帝的理解:每种宗教的上帝都不一样,但是他们本质上都有某种共同的东西。阿米亥是明白的,他明白神存在的意义,是为了爱,为了给予人民心灵上的安宁,仅此而已……对今天以色列的宗教极端主义而言,这不可谓不是一大嘲讽。
耶路撒冷是诗人诗歌中最为低沉嘹亮的声音符号:“耶路撒冷,耶路撒冷,为什么是耶路撒冷?”“和平带上满目疮痍的面具,而战争 / 扮演起和平的模样。”“……和耶路撒冷相比,哪怕是广袤的宇宙空间 / 也更安全和保险,像个真正的家。”“世界之大,为什么是耶路撒冷?”……这些呼号令人心痛,诗人感到的是对无休无止的战争的憎恨和遗憾失望,“教堂的钟声一直竭力发出平静而圆润的音调,/ 但转而变得沉重,像个杵臼里的杵头,撞击着/ 迫击炮弹——沉闷、粗重、想跺脚的声音。/ 领唱人和穆安津想让他们的音调甜一些,/ 但终于有一声尖利的嚎啕刺破喧嚣:/ ……”
我为诗人的无奈而难过,这无可奈何的毁灭……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