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他们懂得把喜欢改写成爱.

  • A+

因为他们懂得把喜欢改写成爱.

龟龟说她的故事很短,但又很长,

是刹那烟火,又是似水流年。

他们的爱情,可谓前无古人。

 

龟龟刚上大学那一年,遇见了鳌鳌。当然,鳌鳌也是小名儿。龟龟对他专属的称呼。

第一次见面,是在图书馆的楼下。她自告奋勇地参加了一个主题是“成功是否要一直坚守诚信”的辩论赛。和几个同系的其他辩友,约在了图书馆楼下见面。

加上她,一共4个人。两个男孩,两个女孩。

简单的打了招呼后,龟龟悄悄地站在了鳌鳌的旁边,偷偷比了下个子,弱弱地问他:“你有2米吗?”

鳌鳌哈哈笑:“你猜。”

之后的很多天,几个人都混在一起,查资料,写论据。开赛那天,为了能胜在先声夺人,他们临时为自己量身制作了与著名主持人相关的开场白。

我姓赵,赵忠祥的赵。

我姓倪,倪萍的倪。

我姓蔡,蔡康永的蔡。

那次辩论赛,他们毫无悬念的输了。但那时年轻,得失心不盛,只是觉得好玩。输了也一起开开心心地去撸串儿,为多日来大家的合作和默契庆祝一番。

男生干了啤酒,女生干了养乐多,就有了小小的狂欢。乱七八糟地聊,开玩笑,变成了最初的好朋友。

一起玩了一段时间,另外两人成功陷入热恋,开始走小情侣单独跑路线。龟龟很郁闷地对鳌鳌说:“他们谈了一场恋爱,我们失了两个密友。”

鳌鳌安慰她:“没关系啊,哥带你玩儿,走着,一起去打羽毛球。”

两人在宿舍后面的空地上打羽毛球,日光正好,清风拂面。就这么打了很多天。后来,那片空地成了他们的专属地盘,取名龟鳌岛。

有时兴致来了,还要弹个吉他唱首歌。或者拿着手机外放音乐,一板一眼地打太极拳。

龟龟想起那段就嘴角上扬,穿着白色长裙打太极拳,这么中二也没sei了。

鳌鳌开始送龟龟足球周刊的时候,有个男生正追求她。每天早上一个电话说早安。龟龟没同意。但那男生战斗力满格,早安不够还有晚安。电话不行,就在楼下等。

每次见了那男孩,龟龟就翻着鳌鳌送的足球周刊心烦意乱。不知道鳌鳌为啥要送自己这报纸。啥意思?还源源不断,每期必送。

送了两个月了,她实在没忍住问他。

他说:“你不是爱看球赛吗?”

“我爱看的是篮球。”

两个人默默无语了一会儿,然后龟龟大笑,就看见鳌鳌的脸上欲哭无泪的表情。

后来,龟龟才明白那报纸的意义。那报纸其实是胆怯的,羞涩的,游离的,弱弱的表白。

就这么谁也没有捅开玻璃纸。都端着。后来有一次去网吧包夜打游戏,打一半,网吧停电了,两个人一起从网吧出来,无处可去。宿舍大楼已经锁上了,去哪儿呢。他们就跟着月色在大街上溜达,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看到一个24小时营业的避风塘,就进去了。

那天可真冷啊。龟龟捧着热咖啡暖手,和鳌鳌面面相觑。整个店里,就他们两个客人,虽然还有两个值班的服务员,但多少有些尴尬。

总得聊点什么吧。聊星星月亮还是诗词歌赋?聊音乐还是电影?聊理想还是人生?

鳌鳌问她:“你累不累,要不要睡觉?你躺在这沙发上眯一会儿吧,我把大衣给你披上。”

龟龟眨眨眼睛,一点也不困。她和鳌鳌在一起的时候,没有困过,也没有累过,更没有无聊过。

她先说话了:“你说,人死了是不是就像没有存在过一样?”

“当然不是,人死了,空气是他呼吸过的空气,风是他挡过的风,星光日头都照晒过他,四处都会留下印迹,怎么可能像没存在过一样?”

“我爷爷去世了很多年了。奶奶搬去了和叔叔同住,之前的老房子也卖了。我们家人,都再也没提起过爷爷。家里没有爷爷的拖鞋,拉过的二胡,甚至他的遗照也收起来了。我每次见到奶奶,就会想,爷爷是不是被忘记了,像没有活过一样。”

“他们应该是把他放在心里了。不说,不等于忘记,也不等于…..没有。”鳌鳌盯住了龟龟的眼睛。

“说出来不是更好吗?”

“有顾虑吧。怕伤心破坏气氛。或者…..”

“或者什么?”

“或者把内心很珍贵的东西破坏掉了。”

龟龟喝一口咖啡,鳌鳌喝一口啤酒。感觉似乎很多话,就在唇边,却滞在了舌尖。

无比清醒又怅然若失的那个夜晚过去,第一抹晨光初现的时候,龟龟才开始乏累。而鳌鳌倒像是被那光赋予了勇气。在早餐小铺上,最后一口糊辣汤下肚,他擦擦嘴,对龟龟说:“我喜欢你。”

龟龟吃饭慢,半根油条还没有吃完,另外半根掉进了汤里。

作为两个从来没有谈过恋爱的人,他们都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太窘了,龟龟抹抹嘴,抓起包就跑。鳌鳌在后面追:“给我个答复啊?”

龟龟跳上一辆公交车,心像从来没有如此剧烈的蹦跳过。乏累一扫而空,活力变得无限。

考虑了10天,龟龟同意做鳌鳌的女朋友。但加了个条件:试用期。

毕竟,她的梦中情人不是他这一款,他幼儿园就暗恋的女神也不是她这一型。他们谁也没想过,这试用期,一走就是N+1年。

第一次接吻的时候,也是在龟鳌岛。打完了羽毛球的两个人,坐下来休息。夕阳像是一个披着嫁衣的新娘含羞带怯,他朝她坐得近了些问:“我可以吻你吗?”

她先是害羞,又是傻笑,然后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糖来,让他选一颗吃。自己也吃了一颗。然后他们接了一个荔枝味和葡萄味混合在一起的吻。

因为他们懂得把喜欢改写成爱.

于是有了无数的纪念日。恋爱3天要纪念,恋爱30天要纪念,恋爱300天也要纪念,恋爱3000天也会纪念。

纪念日要送给对方3个礼物。

“为什么要送3个礼物呢?”

“哈哈哈,为了多要些礼物嘛。”龟龟脸红了下跟宿舍的好姐妹解释说,“3代表那三个字儿嘛。”

“没见过你们这样谈恋爱这么认真的。”室友很羡慕。

确实是认真呢。龟龟想,考大学时也没这么认真过。

甜蜜时认真,吵架时也认真。

他们就这样进驻彼此的内心,互相妥协消耗,又互相给予成全。

后来,他们在爱情的滋润下都胖了。

“我要减肥!”龟龟信誓旦旦。

于是,他早上起来陪她跑步,操场旁边是食堂。饭菜的香味从里面飘出来,她就跑不动了。经常跑着跑着跑去了食堂。

减肥是一条自我催眠又忽然警醒的路,所以反复,所以艰难。不过她还是瘦了点儿。多亏了一首梁静茹的《瘦瘦的》,从鳌鳌的嘴巴里唱出来,她的动力似乎足了一些。

她的小小成就,哪怕就是掉了3两肥肉,也让他替她开心。其实自己也清楚,他开心,只是因为她雀跃了。

两个人都笑了。

他们渐渐地靠近彼此,有了越来越深的连接。不止一次说过永远。也不止一次,希望一夕忽老,不经手疲惫与胆怯的碎片,就这样到了白头。

有别的男生再在她的生命里出现,也无法再多看一眼。比他帅的,没他聪明。比他聪明的,没他可爱。比他身材好的,性格不如他。

他依赖上她的品味。她贪恋上他的包容。

他们是彼此的十全十美。

那时候太穷,为了一张五月天的演唱会门票,龟龟见天儿疯狂转微博,半夜不眠。鳌鳌心疼啊,就强迫她早点睡觉。她说,这是我毕业前最后的心愿啊。微博的转发并没有给龟龟带来幸运。但演唱会前3天,鳌鳌变戏法的拿出了两张门票出来。

永远都记得那种狂喜与感动的感觉,龟龟说。就像自己的梦想正在被爱的人支持,那种不再求它的幸福感。月牙的眼睛慢慢下弯,她又被感动地哭了。

他就是不告诉她,哪来的钱买了票。后来才从共同的朋友那知道,他把存了很久换新手机的钱买了门票。

可是到了演唱会的当天,龟龟却忽然家里有事,坐车回了老家。

还记得她坐在火车上,拿着手机,接听鳌鳌的电话,就那么听完了演唱会的全程。阿信唱《有些事现在不做,一辈子都不会做了》:“想象你的白发皱纹,紧贴你的轮廓。你最终的朋友,就是此刻,那些最疯最爱,和最痛……就是那些,让你不同……”

龟龟听得泪流满面。

大四上半年,龟龟去台湾的静宜大学做了一个学期的交换生。算是和鳌鳌要异地了。

在台湾,她终于去听了一场五月天的演唱会。上次是他一个人,这次是她一个人。只是没办法打电话给鳌鳌,让他也听个全程。(电话费太贵了)

听阿信唱:假装若无其事,穿过半个城市,只为看你样子。”

心里觉得分外苦,思念也牵扯不断。恨不得立刻飞到鳌鳌的身边。

然后跟他唱:这一路走来,说不上多辛苦。庆幸心里很清楚,是因为还有那么一点在乎,才执着者短旅途。

一个学期过去了,龟龟回到母校,带回来给鳌鳌的无数礼物。票根了,明信片了,小纪念品了,那些想他的时候录下的声音了。

鳌鳌也给了龟龟很多的惊喜。她在想他的时候,他都能听见。

已经毕业了两年,他们依然在一起。

为什么他们的爱情,像童话一样美好?难道没有想分手的时候吗?

有啊,龟龟说,可是看一圈儿,还是他最好。

没有,鳌鳌说,不用看一圈儿,也是她最好。

我想,也许是因为他们更懂得如何把喜欢改写成爱。

喜欢是一阵风,而爱是流泉,源源不断。

 

这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爱情故事,没有激烈片段,没有狗血插足,没有约炮堕胎,没有要死要活,可它依然动人,且真的是前无古人。

愿你的爱情,也是泉流。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