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记忆会被别人删除吗?

传说金鱼的记忆只有7秒,然而实际并非如此。金鱼的记忆可以长达一个月。

人类的记忆要比金鱼长很多,由此也带来很多麻烦,比如遇到一个记性特别好的债主,比如一直让你有心理阴影的年轻时候干的蠢事,比如走过的一些弯路,比如被历史车轮碾过的痛苦。

所以,在很多人研究超级记忆法时,也有很多人在研究怎么消除记忆,以便省掉很多麻烦。

黑衣人

 

切掉脑子,或者电击

迄今为止,人类对大脑是怎么记忆的,依然不太清楚。实际上,直到50年前,人们还认为记忆是靠整个大脑。

直到1953年,一次癫痫手术让神经科大夫们发现,记忆可能是跟大脑的特定区域有关。

一位27岁的癫痫症患者H.M接受治疗,被切除了大部分海马组织和海马体周围的部分内侧颞叶组织。手术效果极佳,癫痫发作次数大幅度地减少了。但副作用也很明显:亨利·莫莱森再也记不住任何事情,不管是一组数字,还是邻居的长相,甚至有没有吃过饭。他的每一分钟都是新鲜的。

从这个发现出发,科学家们逐渐揭示出大脑记忆的秘密:记忆会在海马进行编码,然后再存储到额叶中,而长期之前的记忆,比如十几年前,则会分布于额叶,顶叶、内侧颞叶和颞叶外侧。

大脑

所以,如果要消除一个人的记忆,只需要精确地破坏这些大脑区域就可以了。

不过这个代价毕竟太大,而且做完手术之后的人只能送去筛沙子、挖煤。所以科学家们又研究了一些比较人畜无害的。

比如在2012年,西安大略大学的研究者通过刺激大脑的特殊区域,可以抑制个体回想起令人厌恶的记忆,以及药物成瘾的依赖。当然,这个方法并不是真正的清除,只是抑制大脑唤醒记忆。

而在2013年,一群荷兰科学家发现电击大脑特定区域,可以对某些令人恐惧的记忆进行“定点清除”,副作用是会让被电击的对象产生抽搐和痉挛。

这些研究的目的,主要是帮助抑郁症患者和受过心理创伤的人,目前也都还在研究阶段,缺乏大规模应用的案例。

 

 

如果不能删除,那么修改记忆呢?

跟一般人的印象不同,记忆并不是完整地记录在大脑里,大脑记住的仅仅是一大堆细节和碎片。当你“记起”某一件事时,你其实是在此时此刻,用自己最能接受的方式,把大脑记住的一些碎片信息重新组合起来。

所以,记忆经常会受到影响,当碎片的组合方式不同时,出现的就是不同的记忆。

最为大家熟悉的案例之一,是一些抗战老兵的回忆,他们的回忆叙述,经常跟历史事实有很大偏差,所以经常会出现一个人单挑8个鬼子兵、一个人缴获6门大炮、一个班打退鬼子两个连的英雄故事。这些回忆未必是老人们有意虚构,而是记忆发生了偏差,把脑海中的碎片移花接木,拼接成了一个想象中“真实”的记忆。

1880年代的科学家们就已经认识到大脑的这个弱点。当时他们认为这是一种病,并将它命名为“虚构症”。而1992年,心理学家汉斯•克劳姆巴格的实验证明这种状况是普遍存在的。他们对一次空难新闻进行调查,发现有一半的公众相信自己曾经在电视上看到过并不存在的、空难现场的镜头。

重组记忆

△人的大脑在提取、重组记忆的时候,跟这个差不多

而华盛顿大学心理学教授伊丽莎白·洛芙塔斯也做过一个类似的实验,她让志愿者去想象自己做了某件事,比如折断一根牙签,想象的次数越多,之后志愿者就越可能“记得”自己确实做过这么一件事。

大脑其实很容易被欺骗。

这个弱点决定了,如果我们用暗示、暴力或者意识形态影响一个人对记忆碎片的“拼接”,就能够改变他/她的记忆。

中国“上山下乡”的一代知识青年,往往会认为自己的“青春无悔”。“上山下乡”这件事虽然既没有结果、也没有意义,但是知青”奋斗的过程“依然值得纪念和骄傲,精神获得了成长,这样的叙述框架,让知青的集体记忆中更看重“战天斗地”“青春成长”的片段,而有意无意忽略了其实更多的痛苦和荒诞,包括普遍的饥饿和强奸(仅新华社一次内参就报告黑龙江兵团一团长黄砚田、参谋长李耀东强奸女知青50多人、内蒙兵团被奸污的女知青达299人)。之后一批伤痕文学、知青小说更是强化了这种集体记忆。于是今天我们会经常看到知青聚会,共同纪念无悔的青春,而很少有人表达对那段折腾的抗议和控诉。

失落的记忆

△《我爱我家》第57集《失落的记忆》,志国和和平对知青岁月的记忆是青涩的初恋

 

 

集体的记忆一样靠不住

由于人类头脑的记忆如此脆弱,所以人类需要其他的载体来承载记忆。

所以有了文字、影像,有了纪念仪式、庆典,有了雕塑,这些媒介都可以让记忆超越个人脆弱的大脑,在社会中形成“社会记忆”,并保存和流传。只有不断重温这些信息,“社会记忆”才能延续下去。

5.12地震的北川纪念碑

△纪念5.12地震的北川纪念碑。每年的纪念日也是一种强化社会记忆的仪式

但这种“社会记忆”也同样容易被控制、修改和消除。“社会记忆”所依赖的文字、影像、仪式和实物都被遮蔽的时候,社会记忆也就会逐渐扭曲或消失。

 

举个例子。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奥斯曼土耳其政府和军队有组织地屠杀了超过100万亚美尼亚人,制造了20世纪三次最惨烈的种族大屠杀之一。

他们先是逮捕和处决了土耳其境内的亚美尼亚知识分子和名流,然后将平民大批处死、流放到沙漠中或者关进集中营。在1915年到1916年的两年间,至少有100万亚美尼亚人死亡。

时任美国驻土耳其大使的亨利·摩根索回忆这场悲剧说:“我确信,在种族遏制的整个历史上,再没有如此可怕的情节。以往历史上发生过的大规模屠杀和残害,与1915年亚美尼亚族人的遭遇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

这场被国际认定和谴责的大屠杀,在土耳其国内却是另外一种表述。

土耳其官方至今否认这场种族灭绝的大屠杀,而主流的观点则认为,对亚美尼亚人的杀戮,责任主要是在亚美尼亚人身上。因为这些人勾结俄国,意图里应外合毁灭土耳其民族,土耳其被迫采取了报复手段。

这样的记忆塑造,让土耳其大众相信,历史真的是这样发生的:从来没有什么种族大屠杀,当时发生的杀戮也不是土耳其人的过错,只是历史必要的代价。

2010年3月,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一项议案,将亚美尼亚大屠杀定性为“种族屠杀”,土耳其政府召回驻美大使以示抗议;2015年12月,罗马教皇用“种族灭绝”一词来形容罗马尼亚大屠杀,也引起了土耳其的强烈抗议。

在土耳其国内,谈论“亚美尼亚大屠杀”,尤其是用和官方定性不同的观点谈论大屠杀,是一件危险的事。如果知识分子谈论大屠杀的暴行,很有可能会遭到土耳其刑法典中“侮辱土耳其罪”的惩处。而极端分子也随时准备杀死“叛徒”。所以聪明的人都学会了保持沉默。

赫兰特·丁克

△赫兰特·丁克,亚美尼亚裔作家,因为揭露亚美尼亚大屠杀暴行而被土耳其极端分子在2007年刺杀

时至今日,土耳其依然拒绝全面反思亚美尼亚大屠杀,并依然坚信自己对历史的记忆和解释是唯一正确的。这种信念让土耳其在民族主义的道路上越来越极端化,离国际社会和世俗文明越来越远。

没有反思,没有忏悔,也就没有未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