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生之源《基因传》

  • A+
所属分类:倾城故事汇

如果,你记得《飞越疯人院》的 麦克墨菲,

那你肯定记得这个悲剧的故事,

也许,下面这个真实故事比电影更加荒唐。

众生之源《基因传》

1

1920 春,艾玛 被带到美国弗吉尼亚州立癫痫与智障收容所。她的丈夫弗兰克 · 巴克是一名工人,也许是抛家弃子,或者是死于一场事故,总之他留下艾玛独自一人抚养幼女卡丽 · 巴克。

艾玛与卡丽在破败的环境里勉强度日,平时则依靠施舍和打零工来维持可怜的生活。

有人谣传艾玛卖淫并且感染了梅毒,还指责她一到周末就会把挣来的钱都花在喝酒上。

那年3月,艾玛被抓,不清楚罪名是流浪还是卖淫,随后她被带到一位市政法官面前。

1920年4月1日,两位医生对艾玛进行了一次草率的心理测试,然后就将她归为「弱智」。随后艾玛被遣送至林奇堡的收容所。

在当时,「弱智」包括三种不同的类型:白痴、痴愚和愚笨。

在上述三者间,白痴是最容易区分的类型,美国人口调查局将其定义为「智力水平低于35月龄儿童的智能障碍者」,不过愚笨和痴愚的界限就没那么明确了。

理论上将二者定义为程度略轻的认知障碍,但是在实际生活中,由于这两个名词的语义较为模糊,因此很容易就把各色人等均纳入进来,其中某些人根本没有任何精神疾病。

例如妓女、孤儿、抑郁症患者、流浪者、轻微犯罪犯人、精神分裂症患者、失独症患者、女权主义者、叛逆的青少年。

总而言之,只要行为、意愿、选择或者外表超出人们接受的准则,那么他们就会被划入这个可怕的怪圈。

「弱智」的女性均被关押在弗吉尼亚州立收容所,这样可以确保她们不会再继续生育,从而使人口素质免受痴愚或者白痴的污染。

「收容所」这个词一语道破了真相:这个地方绝不是用来救死扶伤的医院或者避难所。

实际上,从其规划开始,这里就注定成为与世隔绝的禁区。没有公共交通工具能够进出收容所。

这里就是精神病患者的加州旅馆——只要进来就别想再出去。

当艾玛来到这里时,她被迫赤身裸体接受冲洗,而换下的衣服也被扔掉,随后有人用水银为她灌洗生殖器进行消毒。

另有一位精神科医生再次对她进行了智力评估,并且确认了之前做出的「重度痴愚」

诊断。艾玛从此被关入收容所,并在高墙内度过余生。

2

1920年以前,卡丽 · 巴克的母亲(艾玛)还没有被遣送到林奇堡,虽然卡丽生活在贫困之中,但是童年时光也还算正常。

1918年的一份学校成绩单显示,时年12岁的卡丽「礼仪和功课」被评为「优秀」。

卡丽身材瘦长,浑身散发着男孩子气,平时喜欢打打闹闹。她是个爱笑的姑娘,个头明显比同龄的女孩子要高,额头留着一圈浓密的刘海。

她在学校里喜欢给男孩子写纸条,也经常去附近的池塘钓青蛙和鲑鱼。但是自从艾玛离开后,卡丽的生活开始变得支离破碎。

卡丽被安置在寄养家庭,可是后来被养父母的侄子强奸,很快大家就发现她怀孕了。

卡丽的养父母迅速采取行动以防家丑外扬,他们把卡丽带到市政法官面前,而就是这个人将她的母亲遣送到了林奇堡。

他们的计划是把卡丽也判定为弱智,于是就有人说卡丽表现出各种异常情况,其中包括「出现幻觉且脾气暴躁、情绪冲动、精神错乱甚至荒淫无耻」。

那位法官是卡丽养父母的朋友,他果不其然认可了对卡丽做出的「弱智」诊断:原因就在于有其母必有其女。

1924年1月23日,距离艾玛出现在同一法庭不到4年的时间,卡丽也被遣送至收容所。

1924年3月28日,就在卡丽等待被移送至林奇堡期间,她的女儿薇薇安 · 伊莱恩呱呱坠地。

依据弗吉尼亚州的规定,卡丽的女儿也将被安置在寄养家庭。1924年6月4日,卡丽来到弗吉尼亚州立收容所。

有关卡丽的报告中写道:「没有证据支持精神病的诊断,她不仅能读能写,而且基本生活自理。」她的实践知识和技能均与常人无异。

然而,尽管所有证据都指向相反的结论,但是卡丽仍被视为「中度痴愚」并关押在此。

显然,卡丽并不是我们认知中的「智障」,她更像是一个「受迫害者」。

3

1924年8月,就在卡丽 · 巴克来到林奇堡几个月后,她在阿尔伯特 · 普里迪医生的要求下被带到收容所委员会。

阿尔伯特 · 普里迪医生来自弗吉尼亚小镇基斯维尔(Keysville),他于1910年开始担任收容所的负责人。

但是卡丽和艾玛 · 巴克并不知道他当时正投身于一场激烈的政治运动中。普里迪最得意的项目就是对弱智者进行「优生绝育」。

普里迪在收容所里享有库尔兹(约瑟夫 · 康拉德作品《黑暗之心》的主人公)似的超凡能量。

他坚信将“智障者”关押在收容所内只是防止他们传播“劣质遗传”的权宜之计。一旦放虎归山,他们将再次开始繁育后代,从而污染并败坏人类基因库。因此绝育是一项行之有效的终极解决方案。

现在普里迪需要政府从立法程序上进行明确,授权他可以按照优生学标准为女性进行绝育;只需要完成一例测试就能为日后成千上万的案例建立标准。

当普里迪提出这个想法后,他发现法律和政治领袖大多对他的想法表示赞同。

在普里迪的努力下,1924年3月29日,弗吉尼亚州批准在州内实施优生绝育,前提是被实施绝育者已由「精神卫生机构委员会」进行筛查。

9月10日,同样是在普里迪的推动下,弗吉尼亚州立收容所委员会在一次例会中审议了巴克的案例。

在本次质询中,卡丽 · 巴克全程只被问了一个问题:「你对于即将实施的手术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而卡丽 · 巴克只回复了两句话:「没有了,先生。我的人种决定了一切。」

无论她指的那些「人种」是谁,他们都没有站出来为巴克辩解。至此委员会批准了普里迪为巴克进行绝育手术的申请。

但是普里迪对于州法院和联邦法院的态度还是心存忌惮,担心他实现优生绝育的理想会遭到质疑。在普里迪的鼓动下,巴克的案例紧接着被递交至弗吉尼亚州法院。

普里迪认为,如果法院确认这一行动的合法性,那么就意味着他将得到完整授权,接下来他便可以继续在收容所开展优生工作,甚至可以推广至其他地方的收容所。

4

1924年10月,「巴克诉普里迪案」在阿默斯特县巡回法院提起诉讼。

1925年11月17日,卡丽 · 巴克第一次出现在林奇堡法院受审。她发现普里迪特意安排了十几位证人出庭。

第一位证人是来自夏洛茨维尔的社区护士,她指证艾玛和卡丽都容易冲动,「主观上缺乏社会责任感,并且……弱智。」

当证人被问及卡丽行为异常的证据时,她只说曾发现卡丽「给男孩子写纸条。此外还有其他四位女性证人出庭检举艾玛和卡丽。

不过这时普里迪最重要的证人还未登场。卡丽和艾玛根本没有想到,普里迪已经安排了一位红十字会的社工前去打探卡丽女儿的情况。薇薇安与养父母生活在一起,当时她只有8个月大。

普里迪推断,如果薇薇安也表现为弱智,那么他的案子就可以胜诉了。因为她们祖孙三代(艾玛、卡丽与薇薇安)的表现就是确凿无疑的铁证。

然而这份证词来得却并没有普里迪计划中那么顺利。那位社工完全偏离了预先排练的剧本,她一开始就承认判断中可能存在偏见:

「也许对她母亲的了解会让我产生偏见。」

「你对这个孩子有什么印象?」检察官问道。

社工再次表现出犹豫不决。「对于如此年幼的孩子,很难对她以后的可能进行评判,但是在我看来她不完全是一个正常的婴儿……」

「你认为这个孩子不是一个正常的婴儿吗?」

「有时看上去不太正常,但是仅此而已,我也说不清楚。」

在那一瞬间,似乎美国优生绝育行动的未来就掌握在这位社工手中,而她对这个连玩具都没有的任性女婴的模糊印象将决定这一切。

包括午餐休息时间在内,整个庭审共持续了5个小时。陪审团很快就做出了裁决。法庭支持普里迪对卡丽 · 巴克实施绝育的决定。

判决书写道:「这项行动符合正当法律程序的要求。本案并非刑事审判。尽管有人可能会对此提出异议,但是不能认为该判决侵犯了被告人的权利。」

巴克的律师随即对判决提出上诉。该案被提交至弗吉尼亚州最高法院,而法庭再次支持了普里迪对巴克实施绝育的请求。

1927年初春,巴克案件上诉至美国最高法院。此时普里迪已经去世,新任收容所负责人叫作约翰 · 贝尔,现在由他作为继任者出现在被告席上。

荒唐的案件仍在继续

20世纪初美国的混乱,我们很难想象。1890年至1924年间,大约有1000万移民涌入纽约、旧金山和芝加哥,其中包括犹太人、意大利、爱尔兰及波兰人,他们遍布于各个角落并且塞满了穷巷陋室(截至1927年,新移民约占纽约和芝加哥总人口的40%以上)。

19世纪80年代,英国社会产生的阶级焦虑助推了优生学发展,而进入20世纪20年代后,美国社会凸显的「人种焦虑」也催生出优生学运动。

美国的社会结构受到大量外国移民的冲击,他们的基因像口音一样变幻莫测,这点跟天外来客没什么两样。

诸如普里迪这样的优生学家们已经担心了很久,唯恐汹涌而至的移民潮会加速「种族自杀」。

他们认为长此以往,「劣等」人口数量会远远超过「优等」人口,而「劣质」基因也会毁掉「优质」基因。

就像孟德尔证实的那样,基因携带的信息本身不可分割,但是遗传病一旦播散就面临无法收拾的窘境[消极优生学的麦迪逊 · 格兰特极其讨厌犹太人,曾写道:(任何种族)与犹太人生出的杂种还是犹太人。]。

某位优生学家曾经这样描述,唯一能够「阻断缺陷种质」传播的方法就是切除产生种质的器官,例如对卡丽 · 巴克这种具有遗传缺陷的人进行强制性绝育。

在此背景下,美国最高法院几乎没花什么时间就完成了对「巴克诉(普利迪)贝尔案」的判决。

1927年5月2日,距离卡丽 · 巴克21岁生日还有不到几个星期时间,最高法院颁布了终审判决。

结果是8票赞成,1票反对,多数获胜。最高法院大法官小奥利弗 · 温德尔 · 霍姆斯认为:

「与其坐等这些弱智者的后代犯罪并接受极刑,或者是任由他们因为饥饿而死,倒不如阻止那些劣等人生育后代,而这种做法在世界范围内均可益国利民。目前推行强制接种疫苗取得的成效足以说明切除输卵管的重要性。」

霍姆斯的父亲是一位著名医生、人道主义者和历史学家,他本人则因质疑社会中出现的教条主义而声名远扬,此后他也成为支持美国司法与政治适度原则的领军人物。

当时霍姆斯显然对巴克母女以及卡丽的女儿感到厌倦,他曾经写道:「三代智障已经足够。」

 

科学的固然伟大,但却掩盖不住科学发展史中的那些荒唐、荒诞、荒谬的人和事。

这些人和事,被纠正了,我们是「受益者」,没有被纠正,我们是「受害者」;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