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中秋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泪落难平,中秋月清。几多聚散,几多虚盈。如今日初升、风渐冷,难料明月夜,何人独倚斜阑,暗赋琴筝。

猜想中秋月夜:华灯初上,霓虹溢彩;高朋满座,亲友举杯;齐邀明月,共唱欢乐。空中月团圆,人间亦然。但是,无论月亮幻化得多么圆满,其色依旧隐隐清冷,暗暗幽黄。暖阁内,定是万家灯火聚着老人们的期盼、青年们的祝福、幼儿们的笑语;而夜色里,也必是凄风淡月伴着学子们的夜读、游子们的酸楚、孤岛上的愁绪。

月虽圆,其色寒,夜夜减清辉。可知清辉为谁?

月华冷冷,清辉掌灯。

中秋夜,少年做欢笑的梦,学子做大学的梦。任屋外亲朋好友长歌笑谈,我们都只能在小屋中、书桌前,仔仔细细地写未完的作业,工工整整地梳理已学的课程,认认真真地温习明日的学科。为了我们十多年的努力,为了我们终生的信念,我们长坐灯下,不畏辛苦,甘于寂寞,静静地,在月华清辉下读书,在世俗的喧扰外,沉浸于自己泛舟的学海!学海多沉浮,在这中秋夜里,我们与清辉为伴,在无暇的清辉中,暗自编织一生的梦想。

清辉流泻,流泻在学子的书前为之掌灯,为莘莘学子沉淀,沉淀未来旭日般的希望!

月华泠泠,清辉照明。

中秋夜,亲友做团圆的梦,游子做回家的梦。任楼内多少家庭共聚一堂,游子们只能在自己孤零零的地方暗自神伤,辛辛苦苦地坚守自己的岗位,兢兢业业地奋斗毕生的事业,凄凄惶惶地回想家乡的山水。为了自己家庭的幸福,为了他人团聚的欢笑,远方游子们只能留在异国他乡,不辞劳苦,甘于孤独,默默地,在月华清辉下工作,在他人暖意融融的团聚之外,坚守于自己立志的事业!事业多兴衰,在这中秋夜里,游子们却与清辉为友,在朗朗的清辉下,暗自执着一生的信念。

清辉洒遍,洒遍大江南北,洒在游子的心间,为游子们沉淀,沉淀他日绚烂的辉煌!

月华灼灼,清辉颂歌。

中秋夜,中国大陆与台湾,共同做回归统一的梦。任多少敌对势力锋芒逼人,任多少蛊惑言论散布弥漫,中华,屹立于沧海之中、群山之巅,会亘古不变,那巍峨无比的精魂!千年的历史积淀,千年的文化铺延,千年的英魂血泪凝聚,凝聚在深沉的月夜,凝聚在浅浅的海湾,凝聚在中华的天地,谱写今后万年不变的、永恒的诗篇!秋月又圆,台湾岛上思绪又牵,厚重的团圆之意、相思之情,会激发怎样浑厚的力量?单是这种有着千年积淀的相思与信念,就足以鼓舞十三亿人民的心!

清辉无尽,无尽的又何止皓月的清辉?

黄河映月,长江映月,奔腾不断的民族之水,将与月同歌,齐唱统一。流水中的月华,月华里的清辉,清辉下的盈虚、离散、团圆,转眼,又化作茫茫中的月残,中秋后的墟烟。然而不变的,只有无尽的中华魂!

 

遥望明月共此时,欢度佳节同相知。

中秋之月,皎洁如玉,历来被视为团圆、幸福、美满的象征。人生颠簸,有分离之痛,有相思之苦,故古之文人墨客,常借中秋之月,解心中离愁别绪,寄花好月圆之盼。古时中秋,今又中秋,今小集古人咏月诗词,以飨读者。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唐代诗人张九龄《望月怀远》。怀远:思念远方的人。情人:有情之人。 遥夜:长夜。竟夕:整夜。此诗广为流传,然知其出处者并不多。其中“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一语,颇合海南中秋之夜的意境。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唐代诗人王建《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地白:月光满地。秋思:秋天的寂寞情思。王建此诗为中秋之月所作,“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一语摄人心魄,秋思落谁家?你家、我家、他家、千家万户是也。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唐代诗人李白的《月下独酌》。人在孤旅,无以相伴,只能独饮独酌,孤寂之下,想象明月和身影为自己的伴侣。此孤独滋味,远方游子、两地夫妇,最能体会其中况味。此外诗人还有《静夜思》流传千古:“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唐代诗人杜甫《月夜忆舍弟》。舍弟:古人对自己弟弟的谦称。露:秋露。此诗写作时杜甫的三个弟弟因战乱分散各地。说故乡之月,旨在盼望胞兄弟早日团聚。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宋代文学家苏轼的《水调歌头》。婵娟:美女之称,这里代指月亮。作此词时,苏轼与其弟苏辙已有7年没有晤面。中秋之夜,想念远方的同胞兄弟,于是对月抒怀,遥寄问候和祝福。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新凉。夜来风叶已鸣廓,看取眉头鬓上。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宋代文学家苏轼苏东坡词作《西江月》。此词作于绍圣四年(1097)中秋。该年6月,苏轼与弟弟苏辙在广东诀别,于7月初渡海达到贬所海南儋州。中秋之夜,身处流放之地,怨艾郁闷,凄凉消沉,见月生悲。故写此词一抒世事如梦、人生若浮的感慨。

 

人赏月,月醉人,人随月,月离人。古今千万,人若流水,而月就只那一轮,看透了时间的真谛,参透了岁月的性情。月光照无眠,还是李白总结得好,一个人眼里就只有一轮明月,十个人眼里就有十轮明月,千万个人眼里就有千万轮明月,所以到最后就只能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常照金樽里了。

纵观这些诗人,总是悠悠怨怨不肯释怀的,可正是这份敏感才真正参破了包裹碎片的那层光芒。月于人,可以悲欢可以离合,人于月,可以阴晴可以圆缺。而花则更不用说哪时好哪时坏,春有春竹,夏有夏兰,秋有秋菊,冬有冬梅,一季芬芳一季开。花好月圆的完美又从何说起呢?

高鸟黄云暮,人间月影清。中秋应该是一个思念的日子,花残也罢,柳败也罢,月形的完满却更是明显了皎皎月光中的班驳,残破是一件信物,它把我和思念联系起来,旧人旧事,旧情旧景,最终都寄托在那一隅月影一壶清酒中。

十五之夜望月,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