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经历人渣,没有人能随随便便当妈.

  • A+

身边的女孩子发生很多这种事情,大家彼此默契,不说破。

“我拿青春赌明天”,赌赢了,一辈子衣食无忧;赌输了,权当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也曾经天真的想,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不经历人渣,没有人能随随便便当妈.
那天,就在手术室洗手池边,这个叫做多儿的进修的小姑娘,走到我的身旁,有些羞涩而又有些武断地跟我说:“老师,听说您还是心理咨询师,您有微信吗?”

“有啊。有什么事吗?”

“您的二维码我扫一下,加您的微信好不好?”

“行啊,这有什么不好的?”

我用擦手巾擦干净了双手,掏出手机,把微信二维码翻了出来,那个学生把手机对准二维码,“叮”的一声,成功的扫了下来。

“加您好友,我有话想说给您听,您可以写出来,但是一定不能用我的全名。老师。”

“没有问题。”

真的没成想,莫名其妙地加了一个朋友圈,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通过微信,竟然知道了一段婉转曲折的故事,曾经发生在这个看似简单纯洁的、叫做“多儿”的姑娘身上。

 

 

一、艰难求学

我名字中带着一个“多”,倒不是我父母多有文化给我起了个这么有诗意的名字,是因为我父母重男轻女,一直想要个儿子,可是连我在内,一共生了四个女儿。

作为家中的老小,我完全就是多余的,打出生我的父亲就对我失望之极。

因为当时计划生育是基本国策,所以,我的出生就决定了我是多余的。

害得爸爸绝了后不说,还害得妈妈结了扎,更是害的家庭一贫如洗,日子过的捉襟见肘,拮据的要死。

于是父亲就干脆厌恶地给我起了个名字:“潘多拉”,小名“多儿”。

打小学开始,我的父亲就不太情愿让我读书,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到职业技术学院,每一个毕业的关口,父亲都不想让我再去读书,他的理由有两点,一是花钱,二是看不到未来。

在父亲的心目中,上学不上学,上好学校和差学校,结局跟姐姐们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出去打工,然后跟外省的男孩谈恋爱,远嫁他乡,然后很少再回来看望父母。

对父亲来说,养这样的女儿,有什么意义呢?

每一个毕业的关口,我都差点止步,就是因为爸爸不喜欢我。

其实,我命运的扭转,都是妈妈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给哭来的。

母亲说,女儿家的,不上学,连个好婆家都找不到,可不能像几个姐姐一样,一个一个外出打工,认识了天南海北的人,最后嫁到了四川、云南、贵州,回家一趟都要好几天,艰难的要死。

父亲敌不过母亲的眼泪,于是只好一而再再而三地勉强的让我读了书。

在读书方面,我确实不够聪明,也不是很争气,最后高考失利,读了这座城市里的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的临床医学专业大专班。

23岁大专毕业,学校不出名,工作没有经验,就业没有执业医师证书,连个助理执业证书都没有,最终,我真的像几个姐姐一样,走上了打工的道路。

我能想见,我的父亲该对我有多失望。

不过,随他去吧。

 

 

二、美容咨询

我人生的第一份工作,是位于GZ的一家全国知名连锁整形美容医院的咨询师。

医学生大学专科毕业之后一年内,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我连考国家执业助理医师证书的资格都没有,也就是说,我连进医院从医的资格都没有。

但是,我有的是我的胆量和我巧舌如簧的口才,这可能就是因为我的家庭情况,打小我都学会了看别人眼色的缘故。

做整形美容医院的咨询师,其实不需要多么高深的医学知识。

这个行当的水太深,一言难尽其中的奥妙。

稍微有点医学知识的人,不会花冤枉钱去割双眼皮、开眼角、打除皱针、垫鼻梁、削下巴、假体丰胸、腰腹抽脂、私密紧缩护理。

来做整形美容的,大多数是有钱的暴发户的老婆,徐娘半老,开豪车、住别墅,有的是时间和金钱。

这个封闭而又多金的群体里,你鼓动我,我带动你,今天觉得单眼皮不好看做个双眼皮,明天觉得额头眼角有皱纹打个波尿酸除皱,后天觉得胸部下垂干瘪做个硅胶假体丰胸,大后天又觉得腹部脂肪堆积来个抽脂,妄图留得住美貌、拴得住老公、斗得过小三。

连锁整形美容医院都有几个共同的特点,一个就是装修的金碧辉煌,豪华奢侈;二个就是只要能做一般手术的医生,老板都会花重金在网络、纸媒、户外、楼宇等一切媒介,全力把这个医生打造成为国内著名乃至世界知名的整形美容专家,对客户大言不惭号称为“院长”。

一只成本不过百元的美容针,到了整形美容医院,经过所谓专家院长的注射,摇身一变超过四五千,暴利的超乎想象。一台所谓的进口硅胶材质的丰胸手术,竟然敢狮子大开口收个十万元,甚至更多。

就是在这家医院,做了三年的美容咨询师,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一切投其所好,一切瞄准客户的金钱,短短的两三年,我就积累了人生的第一桶金,这桶金,超过我父母一生的家业。

私立医院的好处也非常明显,那就是事先约定好绩效提成的比例,老板一般都会按时足额发放,最多压后一月。

当我的同学还在大大小小的公立医院努力地转科、备考执业(助理)医师的时候,当我的同学每月连生活费都还要父母贴补的时候,我却已经过着纸醉金迷、花天酒地的生活:钱来的太容易了,所以也不会特别珍惜。

也就是在这家整形美容医院,我被一个老男人连哄带骗,不道德的做了他的“小三”。

 

 

三、糊涂小三

安是NJ人,大学毕业后在国家事业单位上了十年的班。

“一杯茶一支烟,一张报纸看半天”,安感觉到没有上升空间,于是一念之间从单位辞职,到了GZ寻觅发财的机会。

由于他当年所学的专业是高分子材料专业,看到市场上越来越需要黏胶,于是东挪西借开起来了一家胶业有限公司,渐渐地成了规模,有了起色,荷包也日渐地鼓了起来,干脆鼓动老婆辞职,把老婆从NJ接到GZ,让她全心全意地做个家庭主妇。

安的老婆到我所在的整形美容医院做咨询的时候,已经过了48岁,多年养尊处优的生活,并不能阻挡岁月留下的痕迹:上眼睑下垂、胸部下垂、腹部脂肪堆积成为游泳圈。

于是,在她朋友的鼓动下,到我所在的整形美容医院咨询。

冥冥之中,一切似乎都是天意,我就是她的咨询师。

只是几句话,我就知道她做整形美容的迫切愿望。

这绝对是一条大鱼!

不显山不露水不露痕迹,我顺着她的需求,引导并且暗示她接受了割双眼皮、面部拉皮除皱、硅胶假体丰胸、腹部脂肪环吸、私密部位紧缩术。

整个手术过程前前后后共分三次完成,为此她总共花费了三十万多万。

这也是我作为咨询师以来最大的单笔消费,从她身上,我赚了三万多元,这也是我最大一次的单项提成。

由此,我也认识了安,三次手术都是他在全程陪伴。

认识安的时候,我26岁,他48岁,跟我的父亲同龄。

安还有一个女儿,正在BJ读大学。

事业有成的男人真的不显老,而且看上去还那么的成熟有魅力。

我原本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男人,能够接受自己的老婆去整形,而且还如此的出手阔绰。

因为安的老婆先后做了几次整形手术,安每一次都在,因此我也多次接触了安。

安给我说,他老婆年轻的时候,绝对是个大美人,追的人非常多,但是偏偏就是喜欢上了当年一贫如洗的他,就这一点,让他非常感动。

他发誓要给她创造更为优渥的物质生活。

当年鼓起勇气打碎金饭碗到GZ办厂,原本小打小闹,留下老婆在家带孩子,冒着壮士断腕一去无回的豪迈以及顶着多大的风险,没成想,机会竟然如此眷顾于他,事业竟然像滚雪球一样的越做越顺。

胶业有了自己的品牌,产品每天源源不断地销往全国各地。

条件好了,不管花多少钱,就让老婆再青春美丽一回,权当报答她当年的恩赐吧,安说。

一来二去,我们彼此熟识起来,互留下微信和手机号码,经常联系,并且彼此之间都有着一见如故、忘年之交的感觉。

渐渐的,不知怎的,一个人在外打工漂泊的我,对安忽然有了依恋的情愫,聊着聊着,有时竟然忘记了年龄的差别,忘记了白天黑夜。

或许,在我们的骨髓深处,都对对方有着一种需求。

这种需求,更直白的表达出来,就是彼此渴盼拥有。

不用更多的笔墨铺垫和陈述,我和他之间,最后发生了不该发生的故事。

就这样,我恋上了这个有家室的48岁的跟我父亲一般大的男人,做了他的“小三”。

身边的女孩子发生很多这种事情,大家彼此默契,不说破。

“我拿青春赌明天”,赌赢了,一辈子衣食无忧;赌输了,权当一场游戏一场梦。

我也曾经天真的想,不求天长地久,只求曾经拥有。

只要安能够温柔待我,只要他不再有其他的女人,我就对安不离不弃,我就安静地躲在一个角落里,品尝着这份感情。

 

 

四、意外怀孕

没有多久,我就突然觉得恶心、反胃,吃不下任何东西。

我的专业告诉我,我有可能怀孕了。

但我又愚蠢地骗自己,或者可能只是感冒了?胃肠道不舒服?

直到月经老是不来,我才知道,我可能是真的怀上了安的孩子了。

我跟安联系,安的态度非常的明确:“打掉,坚决不能要!”他从微信上给我转了一笔钱,说是我的人流的费用和医药费。

我希望他能够像陪同他老婆一样地陪着我到医院。

但是再三联系,安都说忙,不是忙着开会,就是忙着出差,或者陪同客户谈项目。

无可奈何,我一个人到了医院妇产科检查。

接诊我的是一个白发苍苍、慈眉善目的主任医师,看上去非常的平易近人,也非常亲切。

她先是问了我的一些情况,然后就开单让我做检查。

心电图、B超,抽血化验。

等我楼上楼下地颠腾了好多遍,才把所有的检查结果完整地拿到她的面前。

“我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你怀孕了,已经五十天了,孩子已经不小了!”

“我暂时还不想要这个孩子!”我语气坚决地告诉老医生我的决定。

“孩子,别急,我也想告诉你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你的双侧附件发育不是很好,你的卵子的质量应该不怎么好!能够怀上孩子是你的运气好,这个胎儿我们可以给你做掉,但是不能保证你今后还会不会能怀上孕,你最好回去跟你的家人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老医生的一句话说的我心砰砰直跳。

其实,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就交了一个男朋友,激情来临亲热的时候,我从来都没有采取任何的防护措施,但是从来都没有意外发生,只是经期滞后,或者紊乱,但是也从来都没有怀上。

当年在学校附属医院体检的时候,妇产科的医生结合我的B超结果,曾经给我说过我的卵巢功能不好,叫我今后到大医院检查,只是当时认为自己还小,把这档子事给忘记了。

拿着这些检查的结果,走在GZ的大街上,我是那样的无助。

我该何去何从?

我何尝不知道,一个女人今后怀不上孩子是多么的痛苦!?

当年我在中心医院妇科实习的时候,见到了好多不孕的年轻女子,因为年轻时没有注意做好防护,反复地流产,到了结婚后老是怀不上,不停地做卵巢穿刺、做宫腔镜检查、做腹腔镜检查,罪受的不少,但是几乎没有多少的效果。

我再次给安打电话,说明了一切。

但是,安只有冷冷的一句话:“我再给你说最后一次,打掉!不打掉,永远都不要见我!”说完,就挂上了电话,语气是如此的薄情寡义。

那一个瞬间,我的整个脊背,和我的整个心,都凉透了。

我知道,我和安,从此情断义绝,那些曾经的甜言蜜语,那些曾经的肢体交缠,都是假的,烟消云散。

我不会怪他,当时我们的交往,也是冠以爱情的名义,我不管当时是怎么的违背了社会道德和公序良俗,但是,我和他,确实有过欢愉。

但是,如今,爱走了。

我和安,已经没有结果了。

自己种的苦果自己尝,自己搬的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欲哭无泪。

可是,我的胸腔已经翻江倒海,泛滥成灾。

 

 

五、草率结婚

GZ,这座城市,有多少人在这里梦想成真,又有多少人在这里铩羽而归。

我知道,我终究不属于安,安也终究不属于我;我终究不属于这座城市,这座城市也不属于我。

就在我失魂落魄、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我的妈妈给我打电话,说我的父亲去世了。

我的父亲,这个一辈子都想有个儿子的我的父亲,壮志未酬,天天借酒消愁,几十年如一日,他的肝脏,终于不胜酒力,患上了肝硬化,后期腹胀如鼓,到医院医生都不愿再接收,直接说回去等着吧。

如今,父亲去世了,我竟然没有多少的悲伤。

只是木然地收拾行李,递交辞职报告,结清我的薪水,买票回家。

GZ,这座曾经收留我和我青春的城市,这座差点实现我梦想的城市,已经不属于我了。

我和我的青春之歌,在这里戛然而止,也在这里终结。

一切都是天意,一切都是命运。

就在回家的火车上,我遇到了我大学的同学,显。

他是HN人,从偏远的小乡村考入了我们的学校,在学校里,他不止一次地公开或者私下跟我说过喜欢我,想和我交朋友,但是,我都拒绝了他,因为,我谈了一个男友,校外的,做工程的。

毕业之后,我和男友也就此分手。

听说,显,也到了GZ,做了一名医疗器械销售员,只是没有联系过。

如今,在火车上碰到他,一瞬间,都有着不一样的惊喜。

显问我谈了男友没有,我告诉他没有。

显问我:“我们可以交往吗?我还想你做我的女友!”

显直直地看着我,期待着我的回答。

我沉思了一会儿,给他说:“允许我考虑一下,下车前给你说我的回话。”

一路上,显都跑前跑后地照顾我,而我,却一直在不安中纠结,饱受折磨。

火车即将到站,我长长地吁出一口气,对显说:“我同意,办完我父亲的后事,我就嫁给你!”

我知道,有一些话,一辈子就只能憋在心里,不能说。

一说,就是伤害,就是转身。

但是,为了我腹中的孩子,只能这样了。

至于以后的事情,听天由命。

显没有回HN老家,而是以我男朋友的名义,跟我回了老家,和我的家人、族人一起,安葬了我的父亲。

头七过后,我跟着显,回到了他的老家,见过了他的母亲,拿了结婚证,办了酒席,从此,我和他就是夫妻了。

不悲不喜。

 

 

六、生了儿子

显是一个简单的人,他从来都不问我的过去。

但是,他绝对也是一个聪明的人,因为他从来都不问我的过去。

婚后一个月,他回到了GZ,继续他的医疗器械销售,天南海北地跑。

而在HN,我和他年迈的母亲相依为命。

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辞世了。

婆婆是一个慈祥的老人,但是她做的饭菜,确实不适合我的胃口,毕竟,我习惯了吃米,而他们那里,一天到晚都是面食。

再难将就,给显打了电话,我又回到了母亲的家,母亲自然欢天喜地的天天给我做好吃的,我的体重也由此骤增到160斤。

和显结婚8个月,我在老家剖宫产生了个大胖小子。

给显告知了此事,他在电话里犹豫了一下,说这段时间挺忙,暂时回不来,只是多嘴地问了一下,孩子怎么没有足月生产?

我告诉他,我有严重的产前子痫,腿肿的老高,血压也高的吓人,到医院医生不让走,说必须终止妊娠,要不母子都有危险,孩子属于早产儿。

显信了。

我不得不说一件事,就是和显结婚,我从来都没有跟他要过一分钱。

而显,或许也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推销员,薪水除了支付房租和生活费,也没有多少盈余,从来也没有问过我手头是否还有钱。

所有的开支,都是我在GZ整形美容医院做前台咨询师时的积蓄。

就在我坐月子期间,安,这个天杀的,竟然又主动地跟我联系了。

他问事情是怎么处理的?

我说没有处理,回来找个人就结婚了。

他又问我我生了没有?

我说生了。

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说是男孩。

安在电话那头沉默不语。

我告诉安,你只是儿子的父亲,你已经不是他的爸爸,你永远都不可能见到他。

我听得出来电话那头安的叹息声。

我竟然有种报复成功后的快感。

他应该有五十岁了吧?

老来得子,对他来说是什么心情?

“这样吧,你给我一个账号,我给你卡里每月打点钱,直到我无能为力为止。记住,这不是给你的,这是给孩子用的,你知我知。”

就这样,我的一个银行卡里,每月都会准时收到不多不少的一笔钱,但是,我没有动它。

但是,最让我感到不安的,是儿子的血型。

我是A型血,老公显是AB型,但是我的儿子却是O型血。

我的医学知识告诉我,我和他的孩子,最不可能的,就是这个血型。

如果显是个有心人的话,一切的谎言不攻自破。

我知道,安当时在我所在的整形美容医院顺便查了个血,他是O型的。

整日惶惶不安,坐卧不宁,我似乎快要患上了产后忧郁症。

 

 

七、母亲患癌

我终不知如何安放自己的悲伤:我刚刚出月子,我的妈妈,还不到58岁,就罹患了宫颈癌,而且是晚期,拿着检查的结果到中心医院找我的老师咨询,老师遗憾地说,已经没有了手术的意义,除了化疗姑息安慰以外,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

我把母亲的情况给几个姐姐打了电话。

除了听到她们的哭泣以外,没有见到她们任何实质性的行动,打点钱过来,或者回来看望照顾一下妈妈。

毕竟,远嫁的女儿,是妈妈丢失的孩子。

我也没有给显打电话说起这件事,毕竟,我已经亏欠他许多,能不打搅他,就尽量不打搅他吧。

于是,我把妈妈安排到了中心医院的肿瘤病房。

还好,管母亲的医生,也是我当年实习的老师,他跟我说,尽量用性价比比较高的药吧,也不要有什么过多的期望值。

抱着刚满月的孩子,每天穿梭在租住地和医院,真是身心俱疲,心力交瘁,老的老、小的小,左手右手,都是牵挂,手心手背,都是折磨,欲哭无泪。

不过,有时我也在想,母亲虽然病了,但是她目前还活着,我还能在她活着的时候尽点孝心,她养我小,我养她老;儿子虽然还小,但是,他马上就要长大,有一天他翅膀硬了,终将飞离我的视线,趁他还需要我的时候,我坚决不能让他再缺失母爱。

至于安给我打过来的钱,我至今没有动过一分。

我们若不相见,怎会亏欠?

过去了,不再去想,就不叫回忆;伤疤愈合了,不再痛了,就不叫做伤痕;心放下了,不再拾起,就不叫做后悔。

至于显,关于我的过去,关于孩子,他或者只是单纯,或者故作愚蠢,那是他的事情,他不说,我不说;如果一天他提起了此事,我想,我们也就结束了。

不过,我还是希望我们能够向前看,我希望我还能够为他再生一个属于他的孩子。

如今,我的孩子已经三岁了,我把他送进了幼儿园,白天在医院进修学习,晚上回去照看一下妈妈还有孩子,毕竟,他们都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了。

学成之后,我就在这座城市里找份工作,安安心心地过着平凡的小日子。

 

 

八、不是尾声

“老师,以上都是我的故事。我早就听说你不但是个医生,还是个心理咨询师。还经常从报纸上读到您写的文章。我想把我的故事告诉你,并不是博取您的同情,更不是矫情。我只想通过我的故事,通过您的笔下,告诉更多的年轻人,在青春迷茫的时候,一定不要随波逐流,被虚荣和虚伪蒙蔽了眼睛。年轻的时候,要学会张大眼睛,看清楚这个纷纷扰扰的社会,学会抵制住旁门左道的诱惑。年轻时做错了些事情,要及时悔改,及时刹车,要有一颗安稳的心,回归到正确的生活轨道。”

她是做过了错事,但她知道了悔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

况且,她现在在努力地做着正确的事情。

照顾着罹患重病的母亲,照顾着幼小的孩子,利用空闲的时间还在努力地重新学习知识,这是一件值得欢欣鼓舞和称赞的事情。

我希望她与安再也不要联系。

我希望她和显好好地过日子。

我希望她的妈妈能够坚持再坚持,再陪女儿过上几年,再过上几年好日子。

我希望她的儿子能够健康成长。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