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沉湎于过去,不牵挂于未来.

  • A+

不沉湎于过去,不牵挂于未来.

人们静思尘世的思想,

如同人神之父所予的白昼。      ——《奥德赛》

 

1、有许多人——我指的是那些无足轻重的人——仅仅生活于过去;而另一些人则又沉湎于未来,总是忧心忡忡,愁思满腹。很少有人能够在两个极端之间保持平衡。那些寄希望于未来,为之奋斗并仅仅生活于未来的人,对那种即将来临的事物总是翘首以待、急不可耐,仿佛这是某种一经到手便可获得幸福的东西,尽管那些人聪明绝顶、气度非凡,严格地说,不过像人们在意大利看见的短尾猿,一种希望最终得到它的冲力支撑着他们,使他们始终急急忙忙,紧追不舍。那事物总是恰好在他们的前面,而他们则一直试图得到它。这种人就其整体存在而言,他们置身于一种恒久虚幻的情境之中;继续不断地生活于一种短暂的临时状态,直到最终走完其人生的旅途。

因此,我们既不应该让未来牵挂而思绪不宁、焦虑企盼,也不应该沉流于对往事的追悔惋惜,而应该牢牢记住:唯有现在才是实在的、确定的;未来总是无一例外地使我们的希望落空;过去也常与我们曾经预料的相去甚远。总之,无论是未来还是过去都不及我们所想像的。同样的物体,由于间距,在肉眼看来要小一些,但思想则可以把它想像得很大。只有现在是真实可行的;它是唯一富有现实性的时刻,正是在这绝无仅有的时刻,我们的生存才是真实的。因此,我们应当永远为此而充满欢乐,给它以应有的欢迎,并尽情享受这每一时刻——由于充分意识到它的价值而摆脱了痛苦和烦恼——之快乐。倘若我们对过去希望的落空愁眉不展,而对未来的前景焦躁不安,我们将无法做到这一点。

拒斥当下的幸福时刻,或由于为陈年往事懊恼及对来来忧心忡忡,而妨碍了眼前的幸福,均属愚蠢之至。当然,人一生中总有深谋远虑和抱憾终身的时候。但是,往事一旦成为历史,为缓和我们的情绪,我们就应该想想,逝者如斯,而向它道声再见——必须克眼心灵对过去发生之事的悲伤,而保持心情愉快。(《伊利亚特》,第14章,第65节。——原注)至于未来,我们只能认为它超乎人力,唯有神知之——实际上此种事在神的掌握之中。(同上,第17章,第514节。——原注)至于现在,则让我们记住塞涅卡的忠告,愉快地度过每一天,我们的全部生命仿佛就在这每一天中:“让我们尽可能愉快地迎接它,这是我们唯一真实的时刻。”

只有那些必然在某个不确定的时刻降临于我们的不幸才会侵扰我们,然而,能够对此作出完满说明的又寥若晨星。因为不幸或灾难有两种类型:或者仅仅是一种可能,哪怕是极大的可能;或者是不可避免的。即使是那些必不可免的灾难,其发生的具体时间也是不确定的。一个人倘若总是处于一种戒备状态,那么,他便永无安宁之时。所以,如果我们并不因为对灾难——其中,有的本身就是不确定的,有的将在某个时刻发生——的恐惧而放弃生活中的全部乐趣,我们就应该或者把它们看作绝无可能发生的灾难,或者把它们看作不会很快发生的灾难。

于是,一个人心灵的宁静越是不为恐惧所侵扰,就越是可能为欲望和期待所骚动。这便是歌德那首诗——它适合于一切人——的真实含义:“我已抛却一切。”一个人唯有当他抛弃一切虚伪自负并且求之于非文饰的、赤裸裸的存在时,方可达到心灵的宁静,而这种心灵的宁静正是人类幸福的根基。心灵的宁静!那是任何片刻享乐的本质;并且,人生之乐稍纵即逝,须抓紧当下的分秒片刻。我们应当不断地记起:今日仅有一次且一去不返。我们总以为明日会再来;但是,接道而至的明日已是新的一日,并且,它也是一去不复返的。我们常常忘记每一天都是一个整体,因此也是生命中不可替代的一个部分,而是习惯于将生命看作恰似一束观念或名称——这些观念或名称是无法体验的——倘若如此,包容个体于自身之中的生命便遭到了破坏。

在那些幸福而充满生气的美好日子里,我们应当尽情地欣赏和享受;即使在悲苦忧愁的时候,我们也应当回想那过去的寸寸光阴——在我们的记忆中,它们似乎远离痛苦与哀伤——是那样地令人妒羡。往昔犹如失却的伊甸园,只有在此时,我们才能真切地体会到它们是我们的朋友。然而,我们欢度幸福时刻却不珍惜它,只是当灾难逼近我们时才希望它们归来。无数欢快和愉悦的时光都消磨在无聊的事务之中;我们常常因种种不愉快的琐事而错过这些愉快的时刻,一旦不幸降临,却又为之徒然空叹。那些当下时刻——即使它们决非平凡普通——往往被漫不经心地打发过去,甚至急不可耐地置于一旁,而它们正是我们应当引以为自豪的时刻;人们从未想到流逝的时光正不断地使当下变为过去——在那里,记忆使之理想化并闪烁着永恒的光芒。后来,尤其是当我们处于窘境之时,面纱才被揭去,而我们则为之抱憾终身。

 

文稿摘选:《悲喜人生》

作者简介:

1788年2月22日,阿瑟·叔本华生于但泽(今波兰的格坦斯克)。1814年,叔本华迁居德累斯顿,在那里一住就是四年,并在那里完成了自己的重要著作《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这部著作提出了唯意志论的观点,认为世界就是人的主观意志和表象,是意志的自我认识。叔本华因此也成了生命意志哲学的奠基人。1825年,德国著名诗人让·保罗撰文评论《作为意志和表象的世界》:“这是一部天才的、冷静的、全面的哲学著作,它既尖锐又深刻,但这是一种令人绝望、令人难以置信的深刻。”

 

 

2、幽静的生活方式对于我们内心的宁静大有裨益。其主要的原因就在于我们不再经常照别人的眼色生活了,不再对他人的漫不经心的意见纠缠不清了,一言以蔽之,我们能够返璞归真,回到我们自己了。——叔本华《论名誉》

3、最虚伪的傲慢是民族的傲慢,因为如若一个人为他的民族而骄傲,那正说明他自己并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资本,否则的话,他就不会去求助于他和他的千百万同胞共同分享的那份资本了。——叔本华《论傲慢》

4、即使在今天,有人时常以保持缄默的密约来保持嫉妒,而且它被看作是一门高超的技巧。

5、一个人愈是为后人所拥有,换言之,他愈是属于人类,那么他愈易为他的同时代人所不容,因为他的作品并不是准备写给他们看的,而只是把他们作为整个人类的一部分时为他们写的。

6、人们最终所真正能够理解和欣赏的事物,只不过是一些在本质上和他自身相同的事物罢了。……而最优秀的人,则喜爱他自己的作品,因为在他的作品中完全体现了他自己的的性格。——叔本华《论名声》

7、“贤哲所追求的不是享乐,而是源于痛苦的自由。”(亚里士多德《尼各马可伦理学》)这句话的真谛在于指出了快乐的否定特征——事实上,快乐是痛苦的否定,而痛苦是人生绝对的因素。

8、不要把获得生活的舒适愉快作为追求的对象,而要尽量避免生活中的不幸,直驱我们的真正目标。

“幸福不过是一场梦,不幸才是真实的。”——伏尔泰

9、所有的幸福论都必须认识到它不过是一种委婉的说法,认识到“幸福的生活”仅仅意味着“少一点不幸的生活”——亦即过着一种坚忍的生活。毫无疑问,生活赋予我们,并非让我们去享乐,而是要我们去博斗——去战胜厄运。

10、借一个人生活的舒适和愉快去衡量其幸福与否,这实际上是诉诸一种错误的标准。因为愉快不仅现在是而且今后也仍然是具有否定性质的东西。……感觉到痛苦是某种现实存在的东西,因此,这种痛苦的消逝才是幸福真实的标准。

11、没有人认清这条真理——由乐观主义导致的失败——是许多不幸的根源。——叔本华《源于痛苦的自由》

12、理智行为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在现在与将来这两个着眼点之间保持恰当的比例,以免由于过多地关注其中之一而损害另一个。

13、唯有现在才是实在的、确定的;未来总是无一例外地使我们的希望落空;过去也常与我们曾经预料的相去甚远。总之,无论是未来还是过去都不及我们所想象的。

14、一个人心灵的宁静越是不为恐惧所侵扰,就越是可能为欲望和期待所骚动。这便是歌德那首诗——它适合于一切人——的真实含义:“我已抛弃一切。”一个人唯有当他抛弃一切虚伪自负并且求之于非文饰的、赤裸裸的存在时,方可达到心灵的宁静,而这种心灵的宁静正是人类幸福的根基。

15、哪怕最微小的不顺心——不论它导致于我们的同伴还是周围的事物——也可能被夸张为巨大的烦恼和痛苦,从而使自己落入智穷才尽,不知所措的境地。因为我们一味地沉湎于对所处困境的郁闷焦虑的考虑之中,过分地渲染了所遭遇的种种困难。对那些令人不快的事采取一种漠然置之的态度则要明智得多。惟其如此,我们才能在困难面前应付自如。

16、如果你把一个小物体放在眼前,这样便挡住了你的视线,使你无法看见这个世界,同样,离我们最近的人或事物——尽管他们微不足道——往往具有一种虚假的吸引力,令人可恶地占据了我们的头脑,使我们无暇顾及那些严肃的问题和重要的事情。我们应当抵制这种倾向。——叔本华《论心灵的宁静》

17、如果说人生前半阶段的主要特征是对幸福的永无止境的渴求,那么,后半阶段则是以对不幸的恐怖为特征的。因为,随着我们身体的日渐衰老,我们也或多或少地认识到:一切幸福都是虚妄不实的,唯有痛苦才是真实的。

18、对一位饱经忧患的老者来说,其优势则在于他正确的判断、深邃的洞察和绝对的审慎。青年时代是积累素材以认识那独具特色的世界,亦即形成人生观雏形的时期,换言之,就像一个天才留给其同胞的遗作,但是,唯有当他进入中年后,才能自主地支配其累积起来的素材。因此,人们发现,一般说来,伟大的作家通常是在50岁左右时才有传世佳作留给后人。不过,知识之树虽然必须先枝叶茂盛而后才能硕果累累,其根底却是年幼时扎下的。

19、我应当指出开端与终点是如何相遇的,生命与死亡是如何紧密而明显地联结在一起的,冥王之神何以不仅是万物的接受者,而且也是万物的施予者。死亡是生命巨大的贮藏所。一切均来自冥府,而一切现在具有生命力的东西都曾经是从那儿来的。如果我们通过所发生的事去理解这一伟大的秘密,一切便昭然若揭了。——叔本华《人生诸阶段》

20、事实上,人的相貌比他的嘴还能告诉我们更多丰富有趣的事情,他的相貌概括了他所要说的一切,记录了他的思想和努力。甚至,语言只能告诉我们一个人的思想,而相貌则传达了自然本身的思想。因此,所有的人虽然并不值得我们与之交谈,但都值得我们去观察。——叔本华《论观相术》

 

21、一个无所希冀的人便无所畏惧,这就是“绝望”。

22、“一些细微的小事从一开始就不知不觉地使我们对某人产生了成见或偏心。” ——培根

23、“复仇是在地狱里烹调出来的美味佳肴。” ——沃尔特·司各特

24、哪里有傲慢和虚荣,哪里便有复仇的欲望。——叔本华《论意志和理智的平衡》

25、为金钱和保留版权而写作,本质上是文学的堕落。除非一个是为某个问题而写作,否则他的作品就是毫无价值的。……最伟大的作者的最优秀作品常常诞生于这样的时候,即他们必须不为任何目的而写作。这里,有则西班牙谚语说得非常巧妙,它声称:荣誉和金钱不可能在同一个钱袋里找到。文学今天何以落到如此可悲的境地,其原因简单地说仅仅在于人们为了挣钱而写书。……文学堕落的次要因素在于语言的毁灭。

26、有三种作者:第一种是那些不经过任何思考便动手写作的人。其次是那些仅仅当他们开始写作时,才进行思考的人。最后是那些在开始动笔之前就已深思熟虑的人,此类人寥若晨星。

27、那些真正的创造者是在论题本身的刺激下进行思维的独创活动的,他们的思想因此而是直接的、明确的。唯有在他们之中才能够产生具有不朽之名的作者。

28、一本书的内容不可能超出其作者的思想,这些内容的价值既存在于他所思考的问题中,也存在于他的思想所采用的形式中,换言之,他关于这个问题所进行的思考就是其全部价值。

29、书中所论述的内容也许是每个人都容易理解的或者是为人所熟知的,然而正是论述这些内容的方法,亦即如何去思考这些内容,才是一部书的价值之真正所在,而方法往往取决于书的作者。从这种观点来看,如果一本书是优秀的,无与伦比的,那么这本书的作者也将是出类拔萃的。由此可见,如果一个人的作品值得一读,那么,其价值越高,可归功于其内容的因素越少。因此,内容越寻常,越为人熟知,作者便越伟大。例如,古希腊三大悲剧作家都从事着同一主题的创作。……所以,当一本书引起世人瞩目时,应当注意它之所以出名的原因在于它的内容还是在于它的形式,因此需要作出种区分。

30、如果内容是大家所易于接受的非常为人所熟知的,那么一切就取决于形式了,也就是说,如何思考这一内容的方式将使这本书具有它应当拥有的全部价值。

31、无论如何,公众更为关注的是内容而不是形式,正是因为这个理由,公众缺乏高层次的文化。当公众谈论诗歌时,他们以最可笑的方式显示了他们在这方面的偏好:在那里,他们不厌其烦,孜孜以求地追溯诗人的个人生活环境或生活逸闻——而这些只是诗人的诸种作品的外在因素,甚至到最后,这些环境和逸事倒成了比作品本身更重要的东西了。人们宁可去读那些关于歌德的书,而不愿读歌德本人的作品;宁可读带有插图的《浮士德》,而不愿看同名剧本。

32、试图借手中的材料产生一种效果,这是一种迎合公众恶劣倾向的尝试,它们在文学的各个分支里都应该遭到严厉的谴责,因为在文学领域中,一切价值或精萃都本应当明快地表现在作品的形式中,当然我所意指的是诗化的作品。——叔本华《论作者》

33、形成优良风格的第一条规则是作者应当言之有物,甚至可以说这几乎是所有规则中最必不可少的。

34、聪明的作者写作时都是实实在在地向我们倾诉其心曲,这是他何以能激发我们兴趣并与我们交流的真正原因。唯有聪明的作者才能在充分理解单词意义的基础上慎重地择词而作。

35、一个人只要可能就应该像伟大的天才那样思考,而像普通人那样说话,假如作者能够认识到这一点,一般来说他都将获益匪浅。作者应当深入浅出地表述其非凡的思想。

36、在通常情况下,删略某些优美词句,其效果往往优于增添一些无价值的冗语。

37、言之无物无论在何处都是平庸无奇的标志,而言简意赅则是天才的特征。

38、真理,美就美在它的无遮无掩。表达愈加简明,它给人的印象也就愈加深刻。其所以如此,一方面因为它能毫无障碍地抓住读者的整个心灵,而不使他受其他思想的纷扰;另一方面,也因为读者感到他在这里并没有受那些华丽辞藻的欺骗和讹误,而得到了关于事物本质的认识。

39、正是思想的丰富性和重要性而不是任何其他东西赋予风格以简洁明了的特性,并使它既简明扼要又寓意深远。……无论何处,措词用语都应简洁明了,使思想易懂、行文流畅;不仅如此,更进一步说还应做到深入浅出、言近旨远且行文雅丽。

40、因此,作者不应当局限于语词和言谈的形式,而更应扩充丰富自己的思想。——叔本华《论风格》

41、所谓学者,就是在书本里做学问的人。而思想家或天才则是径直深入自然之书的人,正是他们启迪了整个世界,并使人性得到进一步发展。

42、一个人若希望自己的思想具有真理性并富有生命力,那么,首先,这些思想本质上必须是他本人的。因为,唯有他本人的思想,他才能真正完全地理解它们。

43、阅读并不能代替一个人的独立思考。它只是对精神起着一种引导作用。……一个人应当只是在他自己的思想流停滞不动时——即便才思敏捷的人也会经常出现这种情况,才去阅读书籍。另一方面,为了免遭思考之苦而终日手不释卷,实在是冒犯圣灵的罪过。这就像逃离大自然,去博物馆观看枯萎的植物或铜雕的风景画一样。——叔本华《论学者和思想家》

44、在这场人生的化装舞会上,红艳艳的苹果是蜡制的,水灵灵的鲜花是丝织的,活蹦乱跳的鱼是纸糊的,所有的东西——对,所有的东西——只是可怜的玩偶和无聊的琐事。剩下来只有两个人,看上去好像是在真诚地献身于事业,一个人正在兜售假货,另一个人正在支付给他假币。——叔本华《人生是一场化装舞会》

lovedyuee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